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藩王,在大秦是極為特殊的一個群體,他們擁有龐大的權力,卻不用承擔義務。那些官員敢在像我這樣的商人面前耀武揚威,你何時見過他們在藩王面前敢擺架子?”

“既然我有這個便利,跟李氏皇族扯上了一點關系,有奪得唐王之位的可能性,有這么一條路擺在我面前,我又何必去舍近求遠?”

“唐王府只有在我手中,才能真正的發揚光大,而不應該落入李陽那樣的庸人手中!”

“唐王之位,我勢在必得!”

李梁眼神發狠道。

李梁回過身,在墻壁上摸索了一陣,推開一個暗格。取出里面的小包。

把小包遞給了心腹,李梁說道:“這是我剩下的所有藥粉,你按照之前五倍的劑量加進老東西平日里的飯菜中,我就不信,他還能撐多久。”

“五倍!”心腹驚訝了,咽了咽口水,道:“世子,會不會太多了,若是按照五倍的劑量加,就真的太明顯了。”

“無妨。”李梁搖了搖頭;“這藥粉是我從一個江湖上的奇人異事那里花大錢買的,那人跟我說過,只有超過五倍,才能明顯的差距出飯菜中的不同,所以還可以接受。”

“這...好吧。”心腹也只能小心的接過,塞進自己的懷里。

“對了,平日里小心一些唐王妃。”李梁想起今日里被唐王妃默默觀察的事情,囑咐道。

“小人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