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就怕他們鬧的太大,到最后一個人也沒給李辰剩下,或者留下個歪瓜裂棗什么的,那就不好玩了。

“就目前知道的,李成棟就只有三個兒子,小的那個歲數太幼,算不得數,也就是說,只有李陽跟李梁兩個人選,平安,你覺得哪個更好點?”

“嗯...這個嘛...”周平安皺眉思索了一會,說道:“若論合格的話,其實兩個都合格,但要是從對殿下幫助更大來說的話,屬下覺得李梁會跟好。”

“怎么說?”李辰饒有興趣的問道。

周平安對這兩人顯然了解過,說道:“李陽是唐王用正統藩王繼承人的方式培養起來的,心中對藩王的利益看的極重,腦子里想的,是典型的藩王那一套。”

“李梁則不然,這個人沒有接受過藩王的家訓,在王府也不受重視,十幾歲就被送出王府自謀生路,雖然有藩王繼承人的身份,但是內里實則是商人那一套,只要給他足夠的利益,讓他賣了唐王府也不是不可能,就是說此人更有進取心,他看重的是自己的前程,而李陽則更傾向于維護藩王的利益。”

“從殿下要削藩的方向來說,李梁會是更能配合殿下的人。”

周平安一口氣說完自己的見解,拿起桌上的茶壺灌了兩口。

李辰摸了摸額頭,思考著周平安的所說的話。

周平安的傾向很明顯,就是讓自己扶植李梁,會是性價比更好的選擇。

“先觀察一下這兩個人再說吧。”李辰沒有第一時間決定,還是想再觀察一下。

唐王府是一個投靠自己的藩王勢力,若是能選一個跟自己一條心的,以后自己會省力很多。

現在,就觀察一陣子再說吧。

“晚間去看一下李成棟。”李辰喝了口茶,說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