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當年那個傾盆大雨之夜的一跪,就已經徹底關閉了他對宇文家族的心,五年前,他的母親因為重患而徹底倒了下去,而那時候楊辰剛剛畢業,身無分文,又恰逢被陷害,與秦惜一夜春宵。

    秦家為了名聲,讓楊辰入贅,為了給母親治病,他答應入贅,向秦家要了五十萬,可不等他帶這筆錢到醫院,母親已經不治而亡,甚至就連最后一面,都沒有見著。

    母親死后,楊辰按照約定,入贅秦家,只是他自認配不上喜歡許久的秦惜,剛結婚不久,便入伍離開。

    這一別,就是五年!

    一處老舊的院落門口,停著一輛嶄新的邁巴赫。

    楊辰看了眼價值不菲的豪車,輕輕一笑:“看來,秦惜一家,要比五年前,更受秦家重視,岳父都開上三四百萬的豪車了。”

    再次來到秦家,楊辰的心情也是極其復雜,五年前那件事,雖然他也是受害者,但終究還是占有了她的第一次,一個有著江州第一美女之稱的女人。

    五年前剛結婚就不辭而別,無論如何,這都是他的錯。

    可想而知,這些年來,秦惜要承受多少流言蜚語。

    只是那時候的他很自卑,唯有入伍,才有可能,配得上秦惜,如今,功成名就而退,手掌天下權勢和無數財富,他終于有資格告訴所有人,他配得上秦惜。

    走到院落門口,楊辰抬起手,剛要扣下,手臂頓時僵住,一番刺耳的對話,從院內傳出。

    秦母的聲音響起:“小王,阿姨最近在申報那個廢物的死亡證明,你先別急,等那個廢物的死亡證明辦下來了,小惜也就恢復單身了。”

    秦父也跟著說道:“到時候,你秦伯父我,第一個同意你和小惜的婚事。”

    “那就多謝伯父伯母了,只是小惜那邊,就拜托你們了。”

    “小王,你盡管放一百個心,小惜一定會同意的。”

    “那一切都交給伯父伯母了,對了,伯母,這是我托朋友,從國外帶回來的純天然燕窩,伯父,這是我親自在緬國給您帶回來的冰種翡翠佛像。”

    ……

    整個秦家小院內,都充斥著秦父秦母的歡聲笑語,楊辰的臉上也是一陣青一陣白。

    只是想起那道無法忘記的身影,他將心中的怒意強行壓制了下去,不管怎樣,是他對不起秦惜。

    更何況,這次回來,本就是為了她。

    鐺!鐺!鐺!

    楊辰手指扣下,敲門聲響起。

    “誰啊?”

    似被敲門聲打擾了雅興,秦母的聲音中充滿了不耐,接著就聽到一陣腳步聲越來越近。

    秦母打開門,臉上的笑容還未徹底消散,就看見一道她永遠都不想見到的身影,頓時一副見了鬼的模樣,驚怒道:“你……你是楊辰?”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