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嘲諷完傅文卿,李元建又將目光投向了秦非絕,“微臣久聞寒王殿下調兵遣將十分了得,即沒想到,竟被一群小小的污河之眾難倒了,寒王殿下怕是已失了往日的威風啊……”

這話意味深長。

暗里的意思便是嘲諷秦非絕在京城養病三年,已經養廢。

秦非絕沒有回應他,任他小人得志,可沈凌音卻不慣著他。

“李大人說的是,李大人今年快三十了吧?寒王殿下十幾歲便建功立業了,李大人三十歲才立了功,這確實難得!”

“你!”

李元建被沈凌音嗆的變了臉,但又不敢真與沈凌音翻臉,只得強忍下這口氣。

離開涼州后,秦非絕和沈凌音繼續往北走。

趕的仍舊是來時的牛車。

兩人一邊趕路,一邊談話。

“秦非絕,看來秦非辰也發現了涼州有鐵礦!”

秦非絕臉色不是很好,一路都半閉著眼,但還是回了沈凌音話,“未必!”

“什么意思?”

“有人在背后推波助瀾!”

沈凌音愣了一下,但很快反應過來,“你是說,是傅文卿在搞鬼?”

“不止傅文卿,本王猜測秦非辰身邊還有一個厲害的謀士,如若不然,以秦非辰那個豬腦子,怎會想到涼州有寶?”

被秦非絕這么一說,沈凌音瞬間醍醐灌頂。

上一世,她因為秦非辰救了他又求娶她,化解了她尷尬的處境。

她對秦非辰一直有種莫名的崇拜感,因此,很多細節都忽略了。

這一世,她重生,發現秦非辰的智商根本沒有她想象中那般高。

甚至還做了不少蠢事。

上次梁盡忠私造軍火一案,本是牽連到了秦非辰,卻被他巧妙化解了,再加上這一次的涼州事件……

不得不說,這兩次大事件的手段都極為高明。

以她這一世對秦非辰的了解,他確實沒這腦子。

“那涼州府臺一家……”

秦非絕挑眉看向沈凌音,目光有些沉,“本王不想瞞你,卻也不想你知道太多,本王曾與你說過,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沈凌音撇了撇嘴,“我相信,只要你不滅我的口,無人能滅我!”

兩人默了一會,牛車經過一塊山地時,路面不平,走的極為顛簸,秦非絕險些被顛下車。

他終是怒了!

“沈凌音,你讓本王扮成農家漢,又讓本王坐牛車,到底為何?”

“為了掩人耳目!”

“我看你是為了折騰本王!”

說罷,秦非絕跳下牛車,杵著拐杖大步往前走。

他身邊有足夠的暗衛,再不濟快馬加鞭,那些要殺他的人,也未必能趕上。

沈凌音的行為看似是掩人耳目,其實不僅增加了危險,還十分折騰人。

他不信這些道理沈凌音不懂!

見秦非絕是真的怒了,沈凌音趕緊追上他,“好了好了,我知道錯了,我不過是看你整日板著臉,想和你開個玩笑罷了!”

“這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之前在三草縣,他真以為她身上沒有銀子,被丑女纏上后,配合她扮又聾又啞之人騙人錢財。

后來,又順從她去村子里換了農戶家的衣裳,趕上牛車。

這些事,若是讓他的屬下知道了,他們還不得笑掉大牙。

“是是是,不好笑,行了,到前面,我們便買一匹快馬,盡快趕到醫仙谷,好不好?”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