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可這些狼群卻不是。

它們像是受雇的死士一般,不達目的不罷休。

很快,身后又傳來秦非絕的一聲悶哼。

沈凌音焦急大喊,“秦非絕,你怎么了?”

她連忙后退,待退到秦非絕身邊時,幾只惡狼看準時機,朝著她的盲點撲了過來,眼看著惡狼就要咬斷她的脖子。秦非絕快速揮退近身的幾只狼,一把將沈凌音扯入自己懷中,劍同時揮了過去。

一只惡狼倒下,另一只惡狼卻咬中了秦非絕的肩膀。

秦非絕悶痛出聲。

沈凌音立馬反應過來,一劍射穿狼喉,惡狼松口倒地。

此時的兩人都渾身是傷,氣喘不止。

可他們的敵人,卻仍舊斗志昂揚。

在短暫的休戰空檔,沈凌音苦笑,“我們今天怕是不能活著出去了!”

“嗯!”秦非絕將她護在身后,“沈凌音,你曾救過我,是我心心念念之人,我不會讓你死!”

沈凌音腦海中閃過她去莊子上接她娘時,偶然救下秦非絕的畫面,微微一笑,“王爺,那次不算,是交易,我救了你,你允我王妃之位,兩不相欠!”

“不是那次……”秦非絕的聲音暗啞,眼神中有復雜的情緒閃過。

“不是那次?我們之前還見過?”

她不記得在那次之前,她還見過秦非絕?

沒等秦非絕回答她,狼群又一次發起了進攻。

這次,秦非絕主動迎了上去,他迎上去之前,一把將沈凌音往后推,嘴里吼道,“西南方向是缺口,你往那里走!”

風聲、狼吼、藥材山里各種生物詭異的聲音,在這一刻似乎都消失了。

沈凌音被推的后退了幾步,正好撞進了秦非絕所說的缺口點。

她看過去。

各個方位確實只有這里沒有狼群守著,她受傷不重,只要拼命往這個方向逃,便一定能逃出生天……

可是,她的腿卻像是灌了鉛似的動彈不得。

她定定的看著秦非絕的身影,看著幾十只高大健壯的惡狼將他包圍,他拼命的廝殺。

身上全是傷和血。

這個男人,竟愿意為她舍命。

不止是說說!

眼看著秦非絕就要死在狼群的嘴里,沈凌音沖上前。

正在這時,幽靜的藥材山響起了一陣幽揚的笛聲。

這笛聲悠遠綿長,像是在訴說綿綿情意。

可偏偏是這樣溫柔的笛聲,竟讓狼群停止了攻擊。

它們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直到徹底消失……

沈凌音顧不得其他,趕緊抱起被傷的體無完膚的秦非絕,先將一顆續命丸喂進他嘴里,又連忙給他的傷口止血、上藥。

待一切忙活完,她這才抬頭,只見黑暗的林子里慢慢走出一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