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直到刺耳的手機鈴聲響起,她才從混沌中睜眼。

看了眼屏幕上的日期,才知道又廝混了一晚。

外面暴雨傾盆,纏在腰間的溫熱如藤蔓般絞緊。

她拿過手機看了一眼,發現是霍明朝打來的,也就按了接聽鍵。

“喂?”

身旁的男人似乎醒了。

池鳶連忙降低了聲音,“有事直說。”

她的嗓子啞得快說不出話,下床給自己倒了杯水潤嗓。

“你這兩天去哪兒了?我和瀟瀟給你發了那么多消息,你竟然都不回。”

池鳶系著睡袍的帶子,抬頭間,和男人的目光撞上。

他的氣場很強,鼻高眉深,重瞼壓成窄窄一道,襯著狹長微揚的眼尾,有種疏離寡淡的薄冷。

池鳶心頭的氣順了許多,雖說被折騰得厲害,但好歹這頂帽子是給霍明朝戴上了。

禮尚往來。

“哦,沒看到,有事嗎?”

她漫不經心的撿起地上的西裝。

“小叔回國了,十分鐘后我來接你回家吃飯。”

霍明朝說完這句,還不等她回復,直接掛斷電話。

池鳶揚眉,片刻后,看向霍寒辭。

“小叔要去霍家?”

語氣勾人,清艷而媚。

話音剛落,房間門就被人敲響。

霍明朝來得這么快?

她看向霍寒辭,想從這人的臉上看出哪怕一丁點兒的心虛。

但并沒有,霍寒辭仿佛在自家那么隨意。

池鳶指了指浴室,輕笑。

“我未婚夫來了,要不委屈您藏藏?”

說的人漫不經心,聽的人更是云淡風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