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雨下得很大,道路能見度變低,汽車開出不到兩公里,就開始堵車。

霍明朝心情不好,又看到她穿著高領毛衣,連下巴都掩進了衣領里,不由得皺眉。

“你就穿這身回去?”

這才入秋,還不到穿高領的季節,盡管池鳶長相驚艷,看起來還是有些奇怪。

池鳶想到脖子上被霍寒辭吮出來的吻痕,嘴角彎起。

“嗯,下雨,有點冷。”

“真是嬌氣。”

霍明朝心里的不耐煩更甚。

池鳶白皙的指尖在衣領上撫了撫,“你這半個月都沒去公司?”

霍明朝最煩她這種語氣,仿佛一切都不放在眼里。

“我去哪兒都和你無關。”

他不耐煩的按了兩下喇叭,只覺得跟池鳶坐在同一個密閉空間都是煎熬。

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是霍明朝的。

池鳶的余光發現上面的備注是——瀟瀟。

不同于在她面前的不耐煩,霍明朝的臉色一下變得極其溫柔。

“瀟瀟,你醒了?雨很大,別出門,發燒了?嚴重嗎?”

語氣從喜悅到擔憂,最后變成了慌張。

池鳶的指尖攪著面前的發絲,并未多問。

霍明朝低咒了兩聲,掛了電話后,又惱恨的捶了幾下方向盤。

池鳶覺得他這副樣子挺好笑,剛剛在公寓樓下,他若是上樓,就會發現她和另一個男人的荒唐事兒。

但霍明朝對她的事從不感興趣,更沒去過她的公寓。

想到未來他的反應,池鳶勾起了嘴角。

而霍明朝已經氣惱的拔下了車鑰匙,連傘都沒撐,直接淌進了雨幕里。

“不去霍家了?”

池鳶打開車窗,在他身形快消失時,問了這么一句。

“她生病了,我先去看看,瀟瀟畢竟是你朋友。”

池鳶關上車窗,眼里溢出譏諷,“那你可要好好照顧我這位朋友。”

霍明朝身形一頓,消失的很快。

池鳶嘆了口氣,還真是一次不忠,百次無用。

她看著外面的暴雨,扭頭發現霍明朝連車鑰匙都帶走了,眉心一皺。

前方的車已經疏通,但是她坐的這輛就這么杵著,很快惹來一片罵聲。

池鳶想找把雨傘下車,卻從座位縫隙里翻出了好幾個使用過的套子。

臉色一變,胃里瞬間涌起一陣惡心。

她拉開儲物盒,看到那支限量版蘿卜丁口紅,這是上次她送給池瀟瀟的禮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