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池鳶!”

吳菊芳氣得吼了一聲,不敢相信一向聽話的女兒會這么對她。

池鳶已經走到門口,聽到身后傳來池瀟瀟的哭聲,道歉聲,還有吳菊芳的安慰聲。

吳菊芳根本就不相信池瀟瀟會做那種事。

“我真沒想到,鳶鳶會編造這樣的謊言來污蔑你......”

耳邊傳來這句話,池鳶的眼里劃過譏諷,捏著包包的手指緊得發白。

上車后,她舔了舔干涉的唇瓣,果然嘗到了血腥味。

油門一踩,她將車開了出去。

到達公寓樓下,她看到那里有一輛保時捷停著,是霍明朝的車。

霍明朝倚在車身上抽煙,看到她下來,張嘴便不客氣。

“瀟瀟不見了,池鳶,是不是你又去為難她了?我說過她和我在一起是被我強迫的,你要是有怨氣,沖著我撒就行,別去找她麻煩,她是真的在意你,把你當親姐姐供著。”

話音剛落,池鳶就抬手,重重扇了一巴掌過去。

“啪!”

霍明朝偏著腦袋,流暢的下顎已經腫了起來。

這一巴掌沒有留情,打得他有些懵。

他反應了幾秒,才抬手摸著自己的臉頰。

“你敢打我?”

“不是你說的有氣就對你撒么?”

霍明朝的嘴唇抖了又抖,“你他媽的......”

他連話都沒罵完整,氣得腦袋里一片空白。

“感謝,現在心里的氣順了許多。”

池鳶越過他,走進大樓。

“池鳶!!”

霍明朝怒吼,一腳踹翻了旁邊的垃圾桶。

池鳶壓根沒將他放在心上,進了公寓后,她努力平息著沸騰的情緒。

甚至打開電腦,接收了幾份公司的郵件加班。

她從畢業以來,就被安排在霍明朝身邊,此前以為霍家是把她當自己人培養。

現在才覺得陳雅茹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

霍家老爺子一早就將所有年輕人都安排進了霍氏,期待他們能做出點兒成績。

池鳶作為京大金融專業的榜首,有她幫忙,霍明朝的業績是一眾小輩里最厲害的。

功勞是霍明朝的,年底分紅也是霍明朝的,她圖什么?

將來霍明朝要是厭棄了她,霍家能以高高在上的姿態解除婚約。

她浪費的這些年,什么都不是。

好一招空手套白狼!

池鳶抿唇,氣得指尖哆嗦,她在公司內部網絡上,找到了霍寒辭的私人頭像,把舉報信以郵件的形式發了過去。

這是她擬寫的有關霍明朝挪用公款,玩忽職守的證據。

池鳶等了很久,久到趴桌上睡著了,都沒有得到回復。

醒來時是早上六點,她揉了揉酸澀的眼睛,看到電腦頁面上顯示有新消息。

激動點開,上面只有冷冰冰的兩個字——駁回。

這狗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