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去公司的路上,池鳶氣得咬緊了腮幫子。

一是因為臉疼,二是因為昨晚在桌子上趴了一夜,身體不舒服。

胡露看到她來,連忙遞過一堆文件,“池鳶,總監昨晚把你之前的報告打回來了,現在利華公司一直在找我們要競標書,明早九點之前如果不交出去,就會被視為放棄競標。”

胡露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十分埋怨。

之前霍明朝從來不會管這些事,所以報告能不能過審核,全看池鳶自己。

然而因為昨晚那一巴掌,霍明朝把私人恩怨牽扯進來,故意打回了報告。

報告涉及到有關利華公司的收購問題,而且池鳶此前早就和利華的負責人見過面,這個緊要關頭交不出競標書,對霍氏的名譽,對她本人都是很大的影響。

池鳶咬牙,打了霍明朝的電話,傳來的卻是熟悉的女聲。

“他在洗澡。”

是池瀟瀟的聲音。

池鳶深吸一口氣,“我不管他現在在做什么,如果半個小時之內不到公司,這份報告我會直接交到頂層辦公室。”

池瀟瀟不懂這些,昨晚她故意沒把自己去池家的事情告訴霍明朝,霍明朝回到別墅發現她不見了,果然去找了池鳶麻煩。

池瀟瀟的嘴角彎了起來,“半個小時啊,那你等著唄。”

電話被掛斷,池鳶抬手就設置了半個小時的倒計時。

胡露也聽到了那邊女人的聲音,特別是那句曖昧的在洗澡。

她的目光同情,不屑,最后變成了輕嗤。

“池鳶,我們也不想催你,但收購利華是部門的短期目標,因為你的私事兒被耽擱,整個部門的努力都會付之一炬。”

明明這件事是霍明朝的責任,但因為霍明朝是霍家人,是皇家國戚,沒人敢拿他開刀。

所以池鳶這個在眾人看來沒什么背景,又加上是被霍明朝厭棄的未婚妻,自然成了背鍋俠。

現在霍總親自坐鎮霍氏,但凡有一丁點兒的風吹草動,就會引起他的注意,連累的確實是整個部門。

池鳶無視周圍的目光,坐在椅子上等著霍明朝的電話。

不到十分鐘,霍明朝確實打電話過來了。

“池鳶,你寫的有關利華的報告,我很不滿意,所以打算讓胡露接替你的位置”

霍明朝對公司不上心,但因為他的身份,他對部門里的每個人都有一票否決權。

“霍明朝,私人恩怨就是私人恩怨,上升到公司有意思么?我們前期派了那么多人去利華調查,耗費了多少人力物力。”

“池鳶,這是你的問題。”

霍明朝的語氣輕飄飄的,甚至有些惡劣,“自食惡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