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池鳶深吸一口氣,拿著桌上的報告,直接起身去了頂層。

部門里的其他人都有些驚訝,知道她要做什么后,眼里露出了輕嗤。

*

簡洲看到她來,并未表現出任何異色,“池小姐,總裁正在開會。”

池鳶想就在這里等著。

利華那邊催得急,霍明朝根本就不在意競標能不能成功。

“總裁的會議會一直持續到下午三點,三點后會有一個海外視頻,視頻會議持續到七點,七點半將準時出發去參加一場慈善晚會,九點才回家。”

簡洲一邊翻著行程表,語氣盡責盡職。

末了,推推金絲邊眼鏡,“晚上九點之后,總裁才有時間。”

這話沒其他含義,但池鳶還是聽出了那么一點兒微妙的旖旎。

臉頰頓時有些發熱。

“我可以要一個他的聯系方式么?”

利華的事情必須親自和霍寒辭談談。

“抱歉,沒經過總裁允許,我不敢擅自做決定。”

一句話,澆滅了池鳶涌起來的所有念頭。

她在心里嘲笑了自己幾句,這位叫簡洲的助理,并未對她有任何不同。

在他看來,池鳶和所有人是一樣的。

甚至今天親自來頂層,已經越界了。

就算是霍氏員工又怎么樣,只要沒達到管理層這個位置,想見霍寒辭都是要預約的。

利華這樣的小公司收購,連那筆收購費都還達不到要向上面申請的標準。

她拿著這份報告來找霍寒辭,簡直是貽笑大方。

意識到這一點,池鳶也算是徹底認清了自己的位置。

她只是霍寒辭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床伴,至于那句罩著她,不過是男人在床上的葷話。

又想起昨晚自己那份可笑的舉報信,她沒來由得覺得羞恥。

她將報告書放進包里,輕輕點頭,轉身進了電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