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池鳶頓時沒胃口了,懶得繼續聽,直接進臥室換了衣服出來。

霍明朝依舊在無能狂怒,并且一邊接著池瀟瀟的電話。

扭頭看到池鳶已經出門,忍不住皺眉,“這么晚了,你還要去哪里?能不能有點兒羞恥心?你就這么缺男人?!”

池鳶本就氣惱他的一系列操作。

“我缺不缺男人你不知道?怎么,只準你找雞,就不允許我去找兩只鴨子?”

霍明朝瞳孔微微一震,接著將手機砸了過來。

“你他媽再說一遍!你說誰是雞?!”

到這個時候了,不忘了維護池瀟瀟。

電梯門已經關閉,手機砸在墻上,碎成了蜘蛛網。

池鳶強忍著憋悶,透過電梯內的玻璃,看到自己的脖子上確實還有星星點點的痕跡。

被霍明朝氣得糊涂了,竟然穿著低領衣服就出了門。

但想到這些痕跡是霍寒辭弄出來的,報復的暢快更甚。

誰都把她當軟柿子,卻沒想過這顆軟柿子有一天會長出尖利的牙齒。

心頭舒服了一些,上了車,正巧聶茵打來了電話。

“鳶鳶,睡覺了沒,出來喝酒?”

聶茵今晚剛回國,她是池鳶唯一的朋友,夜生活向來豐富。

“你回國了?”

池鳶發動汽車,想著去喝點酒也好,慶祝升職被打斷,那就換個地方。

“剛下飛機,你怎么處置的那個賤人,竟然敢背著你和霍明朝搞在一起,她難道忘了當初上學的錢都是池家資助的?我若是遇到她,今晚非得撕爛那張臉不可!”

聶茵性子火爆,向來有什么便說什么。

半個月前發現霍明朝出軌,池鳶第一時間就告訴了聶茵。

那會兒聶茵在國外,有事回不來,氣得在電話里破口大罵。

依著她的性子,應該發朋友圈罵死這對狗男女,不過被池鳶勸住了。

聶茵交友廣泛,又加上是聶家小姐,她這朋友圈一發,上流圈子里的人全都得知道。

暫時還沒到和霍家撕破臉的地步。

何況她現在和霍寒辭搞上,也算是報復了回去。

而且這一招暗度陳倉比公開謾罵有用多了,這戳的是霍家人的肺管子!

“能怎么處置,霍明朝把人疼得跟眼珠子似的。”

“我靠,霍明朝眼睛瞎了吧,他看上那朵小白花什么了?”

將車開到龍舌蘭日落,池鳶一眼便看到了門口的聶茵。

聶茵穿著十分性感,和池鳶的清媚不同,她艷麗的就像一朵牡丹。

聶茵眼尖的看到了池鳶脖子上的東西,微微挑眉,“不是吧,霍明朝都和池瀟瀟滾了那么多次床單,你還下得去嘴?也不怕他那玩意兒有毒。”

“不是霍明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