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秦頌遙轉身,向寥寥幾人鞠躬,“多謝幾位叔伯,還記得我父母祭日,這幾天麻煩各位了。”

她一身黑裙,臉色慘白,還是得體大方。

參加祭禮的客人安慰她兩句,便一一離開。

她才拿出手機,沒有看到電話,反而先看到了一條剛推送的娛樂新聞。

#江菀與神秘男友同游柏林電影節#

秦頌遙一眼就認出照片里男人的背影,是她老公——薄司衍。

對比了下媒體曝出的時間,正是三天前。

她當時想找他一起來給父母祭掃,卻連電話都沒能打通,原來,他忙著陪青梅竹馬逛電影節。

心境有些麻木,她長舒了口氣,面無表情地給薄司衍打電話。

兩通以后,他才接了電話,淡淡地道:“有事?”

“你在哪兒?”

大概是不喜她查崗一樣的語氣,他口吻略有不悅,“在公司。”

秦頌遙唇瓣輕扯,“在公司嗎?我還以為你在柏林。”

男人沒耐心聽她的陰陽怪氣,“沒有正事,少給我打電話。”

秦頌遙閉了閉眼,“好,以后不會了。”

搶在他掛電話之前,她又道:“晚上回家嗎?”

“我有空再說。”

輕飄飄一句,連招呼都沒打,電話就掛了。

秦頌遙看著手機頁面,只覺得諷刺不已,夫妻做到這份上,真是沒誰了。

好友甄溫柔來接她,忍不住吐槽:“你這眼光是真不行,選的什么玩意兒!”

秦頌遙脫了高跟鞋,靠在副駕駛,纖細手指按著太陽穴,還能自娛自樂開玩笑,“色欲熏心吧,這不是已經遭報應了么?”

甄溫柔嘀咕:“你還笑得出來。”

車到了薄公館,她不方便進去只能叮囑道,“有事給我打電話。”

“好。”

秦頌遙應了,回到宅子里,兩個傭人正在竊竊私語,一看到她回來,趕忙散開了。

秦頌遙沒當回事,疲憊地上樓休息,迷迷糊糊地醒來,下樓喝水時聽到了對話。

“太太真可憐,老公都在外面有孩子了,她還不知道呢。”

“哎,豪門太太也不好當啊。”

秦頌遙站在樓梯上,臉色煞白,原本已經波瀾不驚的心,瞬間被一只手抓緊了。

她冷冷開口:“你們說什么?”

傭人聽到聲音,轉頭一看是她,嚇得魂飛魄散,結結巴巴地掩飾。

秦頌遙想起來了,這兩個傭人都是老宅那邊撥過來的,應該比她清楚老宅發生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