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贏鄭楓的出生是整個贏家的希望,也是天機閣的希望。

  理所當然的,他是贏家的少主,也是天機閣的少閣主。

  他從出生以來眼睛上就自帶一條白綾,這條白綾就像是焊死在他的臉上一樣,無法摘除,并且金剛不壞。

  他從來沒有睜開過眼睛,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長什么樣的,但這并不會影響到他視物。

  白綾就好像是他身體的一部分,隨著他的年齡增長而增長。

  他從出生就知道,他有一個伴生的影子也一同降生了。

  爺爺根據他找到了影子,把他買回了贏家,交給了專門訓練影子的堂口。

  贏鄭楓是在三歲的時候見到自己的影子的,那個時候影子經過了層層特訓,早已經沒有了孩童般的天真爛漫。

  影子死氣沉沉的,小小的身體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傷痕。

  那一次他出生以來第一次發火了,把整個堂口的人都壓著親自感同身受了一遍,他們施加在影子身上的傷害他都要他們還回來。

  他無法忍受自己的影子內心里是一片死靜,他的影子不該是這樣的,不該是一潭死水。

  影子天生就屬于他,是他的所有物,哪怕是自己的家族也不能用死士一樣的訓練方式訓練自己的影子。

  流星的名字是他親自取的,因為流星很美好,他也希望自己的影子如流星一般耀眼。

  希望他的眼中能裝滿星星。

  流星死氣沉沉的眼睛重新綻放出美麗的星光,是贏鄭楓一日復一日一年復一年用真心愛護出來的。

  他重新點亮了那盞燈,就不會讓他再次熄滅掉。

  以至于流星如今長得那么沒心沒肺的,每天就知道氣他。

  小時候和其他男孩子一起洗澡就算了,現在還敢當著他的面和其他人勾肩搭背。

  贏鄭楓這個人看著高冷無欲無求的,但是他對于自己的所有物獨占欲是非常可怕的。

  他每次都要控制住自己不要嚇到他,可惜那小傻子還不知道,現在每天就知道傻樂,小嘴叭叭的,他耳朵都要起繭子了。

  神君現在不知是死是活,也不知道何年何月能回來。

  審判者作為這方世界的掌控者,很多事情是需要他去處理維持平衡的。

  現如今審判者不在,神殿里的諸多事物就只能由重瞳者贏鄭楓這個天選屬下來處理。

  他每天忙的不可開交,可流星這個家伙竟然就背著他結交到了什么狗屁朋友。

  現在小嘴叭叭的就是他和那個新結交的朋友昨天去做了什么,一起吃了哪家酒樓的招牌菜,一起去哪位仙子那討了靈酒喝。

  前天還趁他忙的時候偷溜出去一起游玩,去了什么山,還互相贈送了禮物。

  流星還在喋喋不休的說著他這位新結交的朋友有多有趣,完全看不到自家主子捏著毛筆的手因為過于用力,手背青筋都暴起了。

  贏鄭楓端坐在書案面前,看著在認真書寫,實則心中已經是不悅到了極致。

  張口閉口的都是他那個新結交的狗屁朋友,他們才認識幾天吶!

  他眼里還有沒有他這個主子的存在了?

  重瞳里洶涌澎湃滿是暗流,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太過縱容流星了?

  他在心中不斷的告訴自己,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不能嚇到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