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重…重瞳者大人,不知道是您降臨,剛才是我冒犯了,請您寬恕我的無禮!”

  贏鄭楓不理睬老板害怕的神色,直接抬腳上了樓,直奔流星所在的包間走去。

  他的身后跟著那個面色比哭還難看的老板。

  重瞳者大人一看就是來抓人的,希望不要遷怒于他這個店面。

  他的店是無辜的啊…

  開門做生意的,幫你情我愿的仙君仙子牽個一日緣分的紅線。

  你情我愿的事情,他們又沒偷沒搶沒強迫人。

  大人的伴侶跑過來玩,總不可能賴他們開店的吧!

  話說他也沒聽說重瞳者大人有伴侶呀?難不成是小情人?

  包間里。

  流星一臉抗拒的坐在那里,身邊坐了兩個美艷妖童要給他喂酒,喂靈果吃。

  “不…不用了,我自己來。”

  坐在軟墊上面的流星如驚弓之鳥一樣彈射躲開,特別抗拒和美艷妖童的接觸。

  “我說流星,你要不要這么大驚小怪的,不就是喂你喝口酒吃口靈果的,瞧瞧你臉都嚇白了。”

  流星的對面坐著一名相貌只能用清秀來形容的男子,他懷中挎著兩名同樣美艷的妖童。

  這邊吸一口香氣,那邊親一口滿嘴留香,好不快活。

  流星都不敢正眼看那邊一眼,實在是畫面太過火辣了,他害怕。

  “你不是說出來吃酒的嗎?為什么來的是這種地方,吃的是花酒?你騙我!”

  把欲要往自己身上撲的兩名妖童用法術控制住,流星憤怒的瞪著那名男子。

  這個地方實在是嚇人,這里的男人和女人感覺要吃了他一樣饑渴。

  流星表示自己的小心臟有被嚇到。

  那名男子摟著美艷妖童笑的蕩漾。

  “大家都是男人,偶爾也是需要解決一下那方面的需求的。

  來這里的人都是尋求快樂的,你不必再假裝矜持了,放開膽子玩,又不會有人知道。”

  流星整個人都驚呆了。

  “放你的狗屁,誰跟你假裝矜持了,男人的清白不是清白嗎?我還沒有伴侶呢!

  我家主子最是愛干凈,容不得一點臟污,現在搞得我一身氣味,我待會兒怎么回去?”

  “哈哈哈....”那名男子大笑出聲,仿佛聽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樣。

  “我說流星你就這么怕你家主子?你家那位主子未免也管的太寬了吧!他管天管地還要管你的私生活不成?”

  男子起身走到流星的面前附耳道;“你家主子不會是對你有什么見不得人的心思吧?不然他干嘛什么都要管著你,連你出來玩都要隨時匯報行蹤?”

  流星被說的瞳孔一縮,腦子里想起自家主子那張禁欲性感的俊臉。

  每次都很強硬的不允許他這樣不允許他那樣的,明明能直接命令他,卻每次都很有耐心的哄到他接受。

  沒來由的,他的心突然跳的飛快。

  “你胡說八道,我把你當朋友你竟然在我面前這么污蔑我的主子。

  還有我主子無所不知無所不能,要知道我的行蹤輕而易舉,是我自己要匯報的。”

  男子并沒有相信他的話,而是看著流星的臉笑的意味深長。

  “喲.....流星你怎么臉紅了?是我的話讓你想到了什么害羞的事了嗎?”

  流星后知后覺的發現自己的臉蛋燒的滾燙,捂著臉頰有些氣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