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流星,你跟我在一起不好嗎?你想想這幾天我們在一起玩的多開心,這不比你那個古板嚴肅又無聊的主子有趣多了。

  跟我在一起,我每天都能讓你開開心心的。”

  流星眼里都是厭惡,心想他家主子才不古板,他家主子性感誘人的很,他連自家主子的一根頭發絲都比不上。

  被人用這么惡心的眼神看著,流星身體一陣惡寒,生理性作嘔。

  而在門外偷聽的贏鄭楓早就忍無可忍的一腳踹開了門,包間里的所有人都驚到了,目光都看了過去。

  “主...主子您怎么來了?”

  看到來人,流星立馬變慫,緊張的站在那里,小心翼翼的觀察著贏鄭楓的神色。

  “流星,你的膽子可真大啊!竟然都敢背著我出來鬼混了。”

  贏鄭楓雖然是在跟流星說話,眼神卻是緊緊的盯著那名膽敢窺探他影子的狂徒。

  就這?長的毫無特色,一無是處的垃圾也敢來染指他心愛的小流星?

  他怎么敢的?誰給他的膽子?

  真是不知死活吶!

  贏鄭楓一想到這個人在惦記自己的珍寶就心頭一陣亂煩,暴怒的情緒就要爆發出來了。

  流星欲哭無淚,他真的好冤枉啊!

  “主子我不是,我沒有,是這個人騙我來的,我沒有出來鬼混,主子你要相信我!!”

  相比較于流星焦急的解釋,那名清秀男子卻是整個人害怕的直發抖。

  重瞳者!

  竟然是重瞳者,他不敢相信流星嘴里的主子竟然是重瞳者大人。

  他剛才不僅拿重瞳者大人來開玩笑,還想要撬墻角,而且看樣子還被本人聽到了。

  他....他還能有命活著嗎???

  “我剛才在門外聽到了,你喜歡我的影子流星...”

  男子嚇得直接跪下給贏鄭楓磕頭。“誤會,這都是誤會,大人饒命呀!

  我不知道流星是大人您的人,我再也不敢了,求您寬恕我,留我一條小命吧!”

  男子的求饒并沒有什么用,他做的惡心事贏鄭楓不會饒恕,光是帶壞流星這一條就有夠他受的了。

  他竟然還膽大包天的覬覦流星,真是該死!

  “覬覦我的人,你罪該萬死!”

  揮手間,男子慘叫著一點點的消失了,死的不能夠在死。

  流星不敢說話,心驚膽戰的被贏鄭楓給拉走了。

  兩人的身影消失后,暗中觀察的店老板這才松了一口氣。

  那個男子也是真大膽,重瞳者大人的人都敢窺探,死不足惜。

  審判者神殿,回到此處后贏鄭楓不發一言的拉著流星往寢宮走去。

  “主子我錯了,你不要生氣!”

  流星小心翼翼的晃著手,語氣撒嬌討好。

  下一秒,他就被掐著脖子抵在了墻上。

  “流星,我是不是對你太過縱容了,所以你才敢這么肆無忌憚的挑釁我的耐心?”

  流星整個人愣住,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他。

  贏鄭楓整個人都壓在了流星的身上,掐著他脖子的手細細研磨著手底下細膩光滑的肌膚。

  手指不輕不重的按壓著那凸出來的喉結,流星被摸的很癢又不敢反抗。

  “我、我不明白主子你在說什么?”

  贏鄭楓收緊手指,掐的流星有些不舒服。

  薄唇湊近流星的耳朵道;“你真的不明白嗎?我不信你真的一點都察覺不到我對你的心思。”

  不知道是噴到耳朵上的熱氣還是贏鄭楓說的話,流星整個人熱氣上涌。

  脖子、耳后根、還有臉頰都是爆紅,目光開始躲閃。

  “什么、什么心思,我聽不懂。”

  贏鄭楓的視角剛好能夠清晰的看到流星充血的耳垂還有泛紅的皙白脖子,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流星,惹怒我可不是個明智的選擇。”

  可是某人并沒有察覺到危險,眼神躲躲閃閃的就是不敢直視他。

  “主子您能不能先把手松開,掐的我有些不舒服。”

  贏鄭楓被他這裝糊涂的樣子給氣笑了。

  “嘴硬是吧!那我倒要看看你這張嘴能有多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