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余漣是一個不祥的人,因為他生來就是一個不男不女的怪物,別人都說他是惡魔的化身。

  他克死了自己的父母,克死了收養自己的叔父一家。

  別人都說他是被詛咒的,是不祥的,是災星,只要和他沾染上關系都會被他克死。

  他們懼怕他、厭惡他、卻又癡迷于他這張美艷的容貌,想要欺辱他。

  好在,在他最絕望的時候被天珩宗的宗主帶了回去。

  他在煉丹方面很有天賦,可惜天珩宗的煉丹師不多,他只能靠自己自學。

  雖然過了很快樂的一段時間,但他身體的秘密還是被發現了。

  天珩宗再次成為了他的地獄。

  他想過離開,但天珩宗的宗主對他有恩,可是他們卻是想著廢了他的修為。

  他放下了,這么多年煉丹供養著整個宗門,他欠的那點恩情早就還清了。

  想起了百里大小姐對自己拋出來的橄欖枝,他想去試一試。

  他們好像和其他人不一樣,知道他的身體非常人后,并沒有流露出異樣的神色。

  沒有嘲諷、沒有厭惡、沒有抵觸、他在那里就像是一個正常人一樣,好像在他們的眼中他并沒有什么不同。

  余漣喜歡這樣,他并不脆弱,并不需要別人的同情和施舍。

  他徹底從過去里走了出來,活出了自己。

  “余漣,你又躲在煉丹房里做什么毒藥呢?”

  穿著白底金絲繡衣袍的百里沅直接推開了煉丹房的門走了進來,連門都不敲一下。

  動作之熟練,神態之自然,可見他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不打招呼就推門進來了。

  百里沅打著哈欠,睡眼朦朧的就往里走,看到某個熟悉的身影正坐在碩大的煉丹爐面前,他心里刷過一抹壞笑。

  快走兩步,身體就往前一撲,整個人就趴在了余漣的后背上。

  手臂環著余漣的脖子,下巴靠在余漣的肩膀上,看過去就像是百里沅從身后整個把余漣擁入懷中一樣。

  “你在煉丹房里已經待了好幾天了,我在外面都快要等發霉了。”

  百里沅的出現打斷了余漣的回憶,后背直接扒拉上來一個大家伙,還在他耳邊說話,想專心煉丹是不可能了。

  “你知不知道你很重,能不能別像只大壁虎一樣往我身上趴啊?”

  百里沅搖頭,沒有要放手的意思。

  “你老是經常在煉丹房里閉關煉丹,我好無聊呀!我等你出關都等發霉了,你看我都長蘑菇了。”

  說著,百里沅不知道從哪里摸出來一個紅傘白桿的大蘑菇,伸到了余漣的面前給他看。

  余漣看著面前的蘑菇無語中.....

  “那沅公子你可真是厲害,發霉了連這有著強烈致幻劇毒的紅玫菇都能夠長出來。”

  百里沅笑笑,隨手把大蘑菇一扔。

  “這都不重要,今天的天氣不錯,我們出門去曬曬太陽,順便去附近的仙山里看看有什么奇怪的仙草吧!”

  余漣不為所動。

  “我有個好地方你肯定感興趣,余漣你已經好久沒出門了,你今天不管怎么說都必須給我出門見見光。”

  百里沅松手站起身,彎腰摟著人的腰身把人帶起來,就往煉丹房門外拖去。

  余漣被他的動作驚到。“我隨你去還不成,趕緊放手,我的丹爐火還燒著呢!”

  他好看的眉毛微皺,只能妥協,熄滅了爐火后隨百里沅出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