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原來他們剛才就是這么一副樣子出現在那些士兵們的面前,怪不得他們會感到詫異。

  兩個男人手拉手就有夠令人誤會了,更何況還是十指相扣這么親密的舉動。

  “百里沅,你這是什么意思?”

  余漣抬起兩人十指相扣的手,神色非常嚴肅的問道。

  他更詫異的是自己竟然這么久都沒有察覺到,自己的手竟然和百里沅的手握的那么親密。

  十指相扣,這也未免太過親密了。

  到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他越來越不排斥百里沅的肢體接觸的了?

  自己明明是一個特別討厭反感別人觸碰自己身體的人,哪怕是別人站的距離自己太近都會心生抵觸厭惡感的人。

  所以…他是從什么時候開始,不再排斥百里沅的靠近,甚至習慣了他偶爾的肢體觸碰的?

  這過程好像過度的太過自然,以至于他自己本人都沒有察覺到不對勁。

  如果之前的小打小鬧是朋友間的舉動,那這十指相扣呢?

  這么緊密的舉動,怎么看都不屬于朋友間應該存在的。

  這一刻,余漣不得不懷疑百里沅接近自己的真實目的了。

  他也深刻的意識到,自己和百里沅之間,好像并不是簡簡單單的朋友關系。

  應該反感的,余漣告訴自己,百里沅帶著這么惡心的想法接近他,他應該是反感的。

  余漣想起了年幼時那些不懷好意接近他,看他長得漂亮,想要欺辱他的那些惡心男人。

  就因為他不是一個真正的男人,那他們就可以把他理所當然的當一個女人嗎?

  百里沅的目的和他們是一樣的,余漣在心里告訴自己應該要立馬遠離他。

  可是他又覺得百里沅和那些惡心的男人不一樣,他從心底不愿意相信那個笑的陽光明媚,眼里的光能溫暖人的少年郎是假的。

  以往的點點滴滴不是腦子里的水,不是流掉就會變得健康,變得聰明。

  割舍掉,似乎比想象中要來的更加痛苦。

  余漣不愿意,不愿意就這么稀里糊涂,不明不白,什么都不問清楚就草草的給百里沅下了判決書。

  意識到百里沅接近自己的目的不對勁后,他想的是問清楚,他只要百里沅親口告訴他,告訴他真相。

  只要百里沅愿意坦白,哪怕真的是那惡心的目的,余漣心想…自己應該也會原諒他的吧。

  是他長得太漂亮了,百里沅是把他當成女的了,所以才起了不好的心思。

  大不了他以后吃幻顏丹,把這張漂亮的臉給藏起來,變得更男人更粗狂,這樣就不會再當他是個女的了,

  余漣心中嘲笑,他好像連理由都給百里沅找好了。

  自己就這么舍不得他嗎?就這么割舍不掉嗎?

  他好像變得貪心了,哪怕知道百里沅接近自己不懷好意后,自己也割舍不掉這份溫暖。

  他怎么可以這么犯賤呀!

  “百里沅我在問你話,你這樣到底是什么意思?”

  余漣的逼問讓百里沅感到緊張,他心想都到這一步了,是男人怎么可以當縮頭烏龜。

  他下定決心,今天怎么都要和余漣坦白心意,就算被拒絕也沒關系,他最擅長死纏爛打了。

  大不了他就一直糾纏他,糾纏到余漣同意和他結為伴侶為止。

  大家都成雙成對的了,他才不要繼續當單身狗,他要表白,他要和余漣結為伴侶。

  眼睛一閉,開口大聲說道∶“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

  余漣身體一僵,眼中都是難過和受傷。

  原來百里沅真的是抱著欺辱他的目的接近他的,偽裝這么久也真是為難他了。

  “百里沅,你口口聲聲說我們是朋友,結果你和那些想要欺辱我的惡心男人一樣。

  就因為我長得漂亮,不是個真正的男人,你們就可以這么欺辱我嗎?

  這么欺騙我,百里沅你可真是個混蛋!你好的很,是我余漣瞎了眼睛!”

  余漣用力甩開百里沅的手,轉身時眼眶是紅的,心中那個溫暖他的陽光少年郎從這一刻開始,死了!

  百里沅看著被甩開的手發愣,什么跟什么,余漣在說些什么,他怎么聽不懂?

  什么欺辱他?他的意思是喜歡他,要和他結為伴侶,怎么就變成要欺辱他了?

  他百里沅是那種人嗎?他的喜歡是一輩子的好吧!

  百里沅不知道事情為什么會變成這樣,但他知道余漣肯定是誤會他了。

  他連忙追上去,想要拉住余漣,卻被多次甩開。

  心中焦急,直接從身后把余漣整個死死抱住,不讓他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