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厲元朗鏗鏘有力、擲地有聲的話,通過聽筒傳進李化舟耳朵里,嗡嗡作響。

厲書記發話了,李化舟不敢怠慢,當即召開政法系統聯席會議,確定賈秀華案的調查方向。

這邊,厲元朗好奇的問徐萬東,“怎么沒見自謙?”

徐萬東告訴他,楊自謙有急事需要處理,因為厲元朗當時在開會,就向他請假,最遲明天就能回來。

厲元朗也沒在意,忙于別的事情了。

五天之后,李化舟親自趕到省委,向厲元朗當面匯報,賈秀華案取得突破性進展。

據那晚酒桌上的人反映,唐東山借著酒勁說過,別看賈秀華三十多歲,身材和模樣挺有味道,早晚會成為他的女人。

而且調查人員還從其他渠道獲悉,唐東山早就垂涎賈秀華的美貌,甚至有一次,還在辦公室里對賈秀華動手動腳,被人撞見過。

據從附近調取的監控分析,那晚賈秀華從飯店里出來,唐東山上下其手,又摟又抱,賈秀華本能做出強烈掙扎反抗。

只是體力不支,加上酒精作用,終究沒有逃脫唐東山魔爪,羊入虎口。

調查組又審問順海鎮派出所辦案人員,在強大攻勢下,他們坦白交代,拿走筆錄的是派出所的所長。

緊接著審訊所長,他招供唐東山給了他兩萬塊錢,將筆錄原件交給唐東山復印。

另一路調查人員,從建明區法院查出,唐東山與該院立案庭庭長來往密切,用金錢賄賂,拿到賈秀華立案材料。

由此可見,唐東山以金錢賄賂辦案的司法人員,犯有嚴重罪行。

目前,建明區公安分局已經用強制手段控制住唐東山,下一步,將逐一落實掌握的證據,很快進入起訴程序。

并且,警方從賈秀華身上提取的證據,證實就是唐東山本人。

可以說,唐東山欺辱賈秀華的可能性正在浮出水面,他接受法律審判只是時間問題了。

聽完李化舟的匯報,厲元朗心情極為沉重。

遲來的正義讓他一點高興不起來。

既然是正義,為什么要遲到?

難道就不能準時準點出現嗎?

要不是自己關注這起案件,要是能夠早一點深入調查,一個鮮活的生命也不會就此終結。

司法腐敗,是危害人民群眾的最大腐敗。

不僅僅是一個經濟利益問題,很多都涉及人權、人命。

往往司法人員個人搞腐敗,但無辜的人就要遭受牢獄之災,有的甚至還掉了腦袋。

這種可恥行為,嚴重損害政府形象,破壞政風和社會風氣,對司法公正和司法權威造成致命傷害,動搖人們對法治的信仰。

為此,厲元朗在全省司法系統干部大會上,以此為典型,針對出現的司法腐敗問題,進行了深入剖析和深刻反思。

同時要求全省司法系統的干群人員,以此為鑒,要時刻謹記司法誓言,永遠把公平正義放在第一位,永遠牢記人民利益不可侵犯。

這期間,還有一件事令厲元朗十分震驚。

導致他心神不寧、坐臥不安,提前兩天趕回楚中。

車子直接駛入鄭海欣的家。

一走進別墅,鄭海欣看見厲元朗怒氣沖沖的模樣,頓感不妙,驚慌失措迎上前來,剛問出:“你怎么這么早就來了。”

厲元朗理都不理這茬,把公文包往沙發上一扔,解開白色半袖襯衫的紐扣,冷臉問道:“鄭立呢?他在哪兒?”

“他、他還沒放學……”鄭海欣緊張的回答,眼角余光不由得往樓上瞄了一眼。

“扯淡!都快六點鐘了,他不可能沒回來。”厲元朗大步走向樓梯,鄭海欣趕緊追上來,一把拽住厲元朗的胳膊,近乎哀求道:“元朗,有什么火氣你沖我發,別傷害鄭立……”

“哼!”厲元朗使勁甩了一下胳膊,掙脫開鄭海欣的手,怒斥道:“都什么時候了你還護著他。鄭立變成這樣,就是你寵溺的結果。”

說完,大踏步蹬上樓梯,一把推開鄭立房間的門。

這一聲響,把房間里正在寫作業的谷雨、鄭立小哥倆嚇得一哆嗦。

尤其鄭立,臉都嚇白了。

渾身抖如篩糠,直往谷雨身后躲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