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厲元朗心平氣和地說:“建勇,你和廣延都是值得信任的好同志。廣延這個人性格耿直,做事愛較真,你比他年齡大,工作經驗豐富,他有什么不周之處,你不要計較。”

    “茅江和連水在全省的地級市當中,都處在比較落后的地位。省委把你們安排在這里工作,就是希望注入新活力,充分發揮你們的能力,徹底改變現狀。”

    “斗則兩敗,和則兩利,萬事以和為貴。你們都是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下面的同志都以你們為標桿,只有你們密切合作,才能有效帶動其他同志的積極性。”

    其實,在厲元朗臨來之前,就已經聽到一些風言風語。

    別看康建勇和章廣延都是他的人,但人分三六九等,心思也各不一樣。

    康建勇擔任多年襄安市長,那可是省會城市,明顯有高人一等的優越感。

    反觀章廣延,中平在全省經濟排名只比襄安略低,卻是老牌的煤炭大市,其市委書記基本都兼任省委常委,地位同樣不容小覷。

    更為主要的是,襄安和中平兩市,表面上和和氣氣,暗地里較勁比高低。

    儼然成為兩個面和心不和的主要代表。

    所以,基于一較高下的心思作祟,歷來兩市領導關系不睦,更有甚者,曾經公開鬧出矛盾,還是省委出面強力打壓,才將這股苗頭熄滅。

    由此可見,這次茅江連水之爭,表面上是兩座城市的利益糾紛,實則更有康建勇和章廣延相互看對方不順眼的舊有思想作怪。

    這邊恩威并施,安撫完康建勇,厲元朗又把章廣延叫來,如法炮制的先把他一頓痛批,而后又語重心長的對章廣延關愛有加,向他傳授一些為官為人的經驗,充分展示出厲元朗高超的領導藝術。

    兩天之內,把由管轄權之爭引起的兩地矛盾,快速化解。

    轉眼到了九月中下旬。

    這天,徐萬東過來回報,說昨天上午,一群死者家屬抬著棺材,堵住華川市建明區委大門口,要求區委伸張正義,為死者賈秀華討要說法。

    賈秀華是烈屬,丈夫五年前在抗洪一線不幸犧牲。

    三十五歲的賈秀華為了生活,在順海鎮政府斜對過開了一家小超市。

    因為方便,鎮政府辦公室常年在超市掛賬買東西,年底一起結算。

    可自從新任鎮辦公室主任唐東山一來,拖欠超市欠款兩萬余元。

    每次賈秀華找他要賬,都以各種借口搪塞。

    沒辦法,賈秀華只得送煙又送酒,唐東山總算陸續還了一萬多元,還差六千沒給。

    兩個月前的一個晚上,賈秀華接到唐東山的電話,讓她趕赴一個酒局。

    時間太晚,賈秀華本想不去,但唐東山話里話外提醒,今晚只要她來,就一次性付清所有欠款。

    無奈之下,賈秀華只好硬著頭皮前往。

    席間,唐東山逼著賈秀華喝酒,一杯一千,只要喝下六杯,當場就把錢給她。

    在其他人起哄下,賈秀華咬著牙一杯接一杯的全部喝下。

    她不勝酒力,喝完當場醉的不省人事。

    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迷迷糊糊醒來,赫然發現自己被人侮辱了。

    回想起唐東山看她的眼神就不對,加上昨晚有意灌醉她,迷迷糊糊中的感覺和反應,很大程度是唐東山蓄謀已久的陰謀。

    第一時間報警,接受筆錄和證據采集。

    誰知,就在第二天,唐東山大搖大擺的來找賈秀華,甩下一萬塊錢,說六千是余下欠款,剩下的讓賈秀華買化妝品和衣服用。

    大言不慚的表示,他喪偶多年,早就喜歡賈秀華,他們昨晚屬于戀人之間的親密舉動,和其他無關。

    并且要求賈秀華撤案,以后他們就以男女朋友相處,保證對她格外照顧。

    賈秀華是個貞潔烈女,怎能受此侮辱而忍耐不發。

    當即把錢扔在唐東山臉上,表態說就是砸鍋賣鐵,也要讓唐東山接受法律制裁,絕不撤案。

    唐東山氣得咬牙切齒,聲稱會陪著賈秀華玩下去,看誰玩得過誰。

    結果,事情走向正如唐東山所言。

    派出所多次傳喚唐東山接受問話,唐東山均不予理睬,根本不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