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災無情政府有情,這種時候,全省人都在看您、看省委和省政府如何確保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杜絕類似事故發生。”

“是啊。”畢太彰緩緩站起來,邁著沉重步子,在地毯上來回走著,借以緩解萎靡不振的情緒。

滴鈴鈴,紅色座機驟然響起。

畢太彰過來接聽,“嗯嗯”點著頭,掛斷后對厲元朗說:“舒承同志明天率工作組過來,我們要做好接待準備。”

舒承是京城負責安監部門的領導,這次前來寧平省,主要針對新洼農貿市場坍塌事故,指導救援和相關工作。

當晚六點,厲元朗陪同畢太彰趕往救援現場。

此時大雪降為中雪,根據氣象部門預測,這場雪一直要持續到明天凌晨兩點左右才停。

襄安市主要大街上,鏟雪車正在清雪作業。

路兩邊也是人頭攢動,環衛工人全部出動,將商鋪門前的積雪清除干凈。

看著大家頂風冒雪的工作神態,厲元朗有感而發。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總體來講,這場大雪來臨之際,寧平以及襄安的應急預案做得并不好。

預案做得再細致,執行不力就成為擺設。

可能大家都沒想到,一場大雪會造成如此大的影響。

下雪不可怕,可怕的是有關領導漠然對待的態度。

上行下效,上面不積極主動,預案就是一紙空文。

走下中巴車,廖士雍和襄安市委書記商波等人迎上來,和畢太彰、厲元朗握手打招呼。

工作人員紛紛舉傘過來,遮在眾位省領導頭上,免得被雪花打到。

厲元朗當即推開要給他撐傘的工作人員,不悅道:“我沒那么嬌貴。”

畢太彰同樣發泄不滿,指責說:“這是下雪,又不是下刀子,搞什么搞!”

一旁的省委秘書長趙國范見狀,急忙眼神示意,讓工作人員收起雨傘,退到一邊去了。

坍塌現場周圍,各種大型設備和機械,還有消防隊員,利用先進設備和搜救犬,正在緊鑼密鼓的工作,尋找埋在廢墟下的被困人員。

襄安市長霍綿圣,結合現場進展,向畢太彰等省領導介紹救援情況。

截至傍晚五點三十分整,已成功救出九十七人,其中死亡十九人,重傷十一人,仍有四人還未找到。

“要加快搜索救援進度,多一分鐘,被困人員就多一分生還機會。”畢太彰嚴肅要求。

厲元朗則關心問起,一百二十人的數字來源是否準確。

常務副市長王迅開介紹說,他們是按照農貿市場內尚未損毀的監控視頻,一個一個的仔細辨認,使用人臉識別技術,通過調取大數據庫內容,聯系家屬確認。

不能說百分之百準確,但盡量做到不遺漏一個人,力爭掌握所有被困人員詳細信息,為救援提供有力支撐。

隨后,畢太彰還接見了省消防總隊負責人,聽取他們關于最后四人整體救援計劃,提出指導意見。

返回省委,畢太彰主持,連夜召開針對此次農貿市場坍塌事故的聯席會議。

會上,畢太彰提出幾點要求。

集中在事故救援、調查和善后處理等方面。

還要舉一反三,深刻反省,迅速對全省農貿市場這類大型建筑,展開大規模排查。一旦發現安全隱患,立刻采取補救措施,防止此類事故再度發生。

同時部署明天上午,舒承同志來寧平的接待工作和配合問題。

與會眾人神情凝重,如臨大敵。

尤其是畢太彰和廖士雍。

畢太彰不用說了,廖士雍的日子同樣不好過。

他目前還只是代理省長,過渡期出現重大事故,顯然對他是不利的。

能不能在下個月中旬舉行的代表會上,順利去掉“代”字,充滿不確定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