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舒承今年六十二歲,中等個頭,不胖不瘦。

乍看起來,和普通小老頭無異。

一到襄安,短暫休息之后,便在畢太彰和廖士雍陪同下,趕往事發現場。

經過一夜緊張救援,其余四人全部找到,三人死亡,一人重傷。

最終的死亡人數定格在二十二人,重傷十二人。

直接經濟損失將近五千萬元。

新洼農貿市場為何在下雪天涌入這么多人,主要原因在于,這里是供應襄安市及其周邊最大型的蔬菜水果批發地。

不少商販一大清早就來進貨。

無非這種惡劣天氣,是賣個好價錢的難得機遇,誰都不想錯過。

不成想天降橫禍,不少人受傷,還有人送了性命,造成這么大的損失,厲元朗心酸不已。

在事故現場,舒承面色沉重。

他看似平易近人,很有親和力。

可那是對鏡頭,對老百姓。

真正面對殘垣斷壁、滿地狼藉的事故現場時,舒承沉默許久,轉過身來感傷的質問:“畢書記、廖省長,二十二條鮮活生命斷送這里,你們作何感想?”

“你們的應急預案是否做得全面?是否執行得力?是否預測到因暴雪引來的災害嗎!我對此深表懷疑。”

“氣象部門早就預報寧平省將有暴雪侵襲,仍然出現給人民生命財產造成損失的情況發生。你們省委、省政府要認真反省,要深刻反思。”

“應急預難不僅要落實在口頭上,還要在行動上。很顯然,這方面,你們是遲鈍的,是不合格的。”

“我們三令五申要求,把關乎人民群眾的安危放在首位,把人民群眾的利益放在重要位置。你們寧平省委和省政府是怎么做的!怎么學習和領會精神的!”

“只有出現重大事故才想著亡羊補牢,可那些受傷和死亡的無辜群眾會答應嗎?家屬會答應嗎?廣大寧平群眾會答應嗎?”

舒承的語氣不急不慢,但言語卻扎實的鉆進畢太彰、廖士雍的耳朵里,心目中。

這些話,足以表明舒承非常生氣。

他的生氣,不全代表他本人,還有京中的領導。

之前,于水華和杜宣澤分別做了重要批示。

要不說,畢太彰的壓力非常之大,幾近崩潰,是有原因的。

能夠保住現有位置,已是最好的結果了。

都不敢奢望更進一步,調到京城養老。

反觀廖士雍,神情落寞,先前鄭元會專門給他打過電話,嚴厲批評他,把廖士雍訓得體無完膚。

寧平省出現這起重大事故,目前已經占據國內各大新聞媒體的頭版頭條,二十多人死亡,幾十人受傷,近期很少見。

天災不可避免,但人禍卻是可以杜絕。

從舒承態度來看,襄安市委、市政府首當其沖,主管和分管的領導接受組織處理在所難免。

隨后,舒承又專門趕赴省里幾家醫院,看望慰問受傷群眾和家屬。

原本在行程里有會見慰問死者家屬這一環節,由于家屬情緒不穩定,容易出現過激行為。

經過溝通協商,只得免去這一項。

在之后召開的會議上,舒承措辭照樣犀利,嚴肅批評寧平省有關方面,對雪災不重視、由此帶來的危險嚴重預估不足。

矛頭直指省委、省政府。

這場會議持續時間很長,足足開了三個多小時。

會議結束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鐘了。

畢太彰和廖士雍親自送舒承休息,想來會有單獨談話。

厲元朗則拖著疲憊身軀,簡單吃了一碗面條,返回家中。

徐萬東眼見厲元朗這些日子疲勞,就讓楊自謙在厲元朗家里住幾天,方便照顧。

反正房間多得是,又有專人打掃。

吃喝用度都有準備,有楊自謙在,厲元朗也不至于孤單寂寞。

泡在浴缸里,享受泡澡帶來緩解疲勞的愜意。

一陣敲門聲,楊自謙在門外低聲提示:“厲書記,您的電話?”

“誰打來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