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王副省長。”

一聽是王雙和,厲元朗頓時警覺起來。

這么晚了,肯定有急事。

囫圇著擦干身體,套上浴袍,厲元朗走出浴室,接過楊自謙遞上來的手機。

“厲書記,不好意思這么晚了打攪您。”王雙和客氣道。

“沒關系,什么事你直說。”

“是這樣。”王雙和講起警方剛剛發現的一條重要線索。

在新洼農貿市場的救援現場,救出所有被困人員后,挖掘機挖掘廢墟時,發現一處攤位的里間倉庫,竟然有一名全身捆綁,眼蒙黑布的中年男子。

一問才知,此人名叫楊盛,是襄安專門經營二手車的車販子。

楊盛經銷的二手車,大多是泡水車或者事故車。

經他和工人們修理打造,全都變成一手新車賣出去,從中牟取高額利潤。

因為這類車交警部門不允許,屬于嚴重打擊的違法行為。

所以,楊盛和他的同伙們不敢公然販賣,都是采取見不得光的方式,秘密出售。

據楊盛交代,五天前,有兩名三十多歲、操著蹩腳普通話的男子主動登門,選來選去,看中一輛黑色奔馳。

也不討價還價,給的全是現金,直接把車開走。

結果當天晚上,一伙人突然闖入,二話不說,當場將楊盛打暈。

醒來時,楊盛就被五花大綁,眼睛上蒙著黑布,嘴巴貼著膠帶,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何被綁,以及關在什么地方。

只能隱約聽到四周亂哄哄的。

厲元朗插言問:“這么看來,那輛奔馳車很大可能和撞我的紅旗車有關系?”

“具體情況我們還在調查核實,不過我們分析和您的猜想吻合。”

“楊盛失蹤好幾天了,警方就沒收到報案?”厲元朗闡述他的疑問。

“楊盛一直深居淺出,他的老婆孩子都在鄉下,只有他自己一人住在改裝廠里。況且,這家改裝廠不對外營業,工人也不固定上班,都是楊盛打電話叫來。別說五天,就是十天半月他不露面,都不會有關心他的行蹤。”

真是老天有眼,要不是發生農貿市場坍塌,指不定楊盛還會被關在這里多久。

王雙和告訴厲元朗,那個攤位的攤主他們已經查實清楚,他叫賴中奇。

只可惜,賴中奇在這起事故中死亡。

他家屬對楊盛被秘密關押在自家攤位的倉庫里,一無所知。

王雙和表示,警方已經根據楊盛描述,畫出兩名買車男子的外貌,將展開大規模排查。

從王雙和的反應看,顯然他已經與沈放取得聯系,知曉這里面的關竅了。

鎖定兩名買車嫌疑人身份,對接下來的偵破行動十分重要。

舒承在寧平省只待了不到二十四個小時,便急匆匆離開。

與此同時,寧平省委迅速組織幾個部門,組成調查組,針對這起事故,展開認真、全面、細致的調查。

如此算來,新洼農貿市場被困人員實際是一百二十一人,不是先前的一百二十人。

廖士雍發現端倪,給厲元朗打來電話,關心問候。

畢太彰對此也很重視,聽到國安部門介入,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倒是不用他操心,國安涉及的內容隱秘,他不好指手畫腳瞎摻和。

康建勇來省里匯報工作,順便也拜訪厲元朗。

談起茅江市經過幾個月的大力整治,炭質頁巖礦場周圍,進行了大規模的修復。

采取的措施有,丘陵上地形整治、邊坡修復和植被復綠。

丘陵下面,進行填筑溝壑、興建生態擋墻,以及截排水溝等方式,確保開礦引起的地質災害隱患,控制水土流失。

他還表示,在治理的時候,連水市政府給予密切配合。

在連水市地界,同樣進行相關的整治措施。

幾個月過去,成效顯著,附近的自然環境得到極大改善。

厲元朗非常滿意,表揚了茅江和連水兩家政府,為民著想,為子孫后代謀福。功在當代,利在千秋。

說了一會話,康建勇稍作停頓,提起另一話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