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滴答。

  滴答。

  滴答。

  昏暗的土坯房,靠近門的屋頂位置,每隔幾息都有一滴雨水落下。

  外面狂風呼嘯,大雨傾盆。

  破舊的木門,也不時發出輕微的晃蕩聲。

  風聲、雨聲、水滴滴落聲、木門吱呀聲,交錯在一起,形成了一串并不美妙的奏樂。

  劉莽躺在三尺寬的木床上,被子連帶著身體蜷縮成一團,雙眼卻是微微地睜開著。

  他又失眠了。

  來到這個世上一年,不知道已經失眠了多少次。

  但想到待會還要去江邊搬運貨物,又逼著自己閉上眼睛,爭取多休息一些時間。

  待得他微微有些睡意時,一陣急促的咳嗽聲從旁邊傳來。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聲音一聲比一聲大,一聲比一聲急。

  劉莽猛地睜開雙眼,‘嘩’的一聲從床上坐起。

  接著熟練地點起了旁邊桌上的油燈。

  然后快步走到屋內另外一只木床邊。

  將床上的人小心扶起來,翻了一個身,靠在自己肩膀上,有節奏地不斷拍著她的后背。

  “咳,噗!”

  終于,床上的人艱難地吐出一口濃痰,長長地緩了一口氣。

  透過并不明亮的燈光,可以看到這是一個老婦人,頭發半白,一臉的飽經風霜。

  “娘,喝點水。”

  “鐵牛,現在是啥時辰了。”

  “待會寅時,我要去江邊了。”

  “你路上一定要小心。”

  “知道了娘,你好好休息吧。”

  劉莽將老婦人的被子蓋好,利落地套上灰色布衣,戴上笠帽。

  接著將床頭的一根手臂長的斧頭捎上,揣進衣服里,便急匆匆地出了門。

  此時外面的雨小了不少,天上微微有些亮光,勉強能看清前方泥濘的路。

  一路走來,兩邊都是和他家類似的土坯房。

  盡管下了一場雨,路上依然能聞到淡淡的屎味、腐敗的食物殘渣味以及一股莫名的臭雞蛋味。

  劉莽右手牢牢地握著斧頭柄,眼角余光緊緊地盯著四周。

  前段時間聽說有野狼出沒,村里好幾個人都失了蹤,到現在都沒找到。

  想到這里,一股微微的恐懼感襲上心頭。

  在這個世界待得越久,才越能感受到原來社會的好。

  至少不愁吃,不愁穿,不用擔心人身安全,還隨時有網上。

  他現在所處的世界,類似于中國古代,不過不是記憶中的任何一個朝代。

  所在國家名為趙,離得最近的城池叫江城,但距離他們村子劉家村也有六七里之遙。

  世道大亂,環繞著江城,在十里的范圍內,聚集了一個又一個村落,統稱外城。

  雖然沒有城墻的阻隔,安全性遠不如內城,但總比在荒郊野嶺的好,至少很少有流寇盜匪來襲。

  可惜有著幫派存在,生活遠未達到安寧的地步。

  劉莽想著心事,不知不覺中,已經走到了江邊碼頭。

  江邊停泊了不少船只,上面點著根根火把,照亮了正在搬運貨物的苦力們。

  不少人和劉莽一樣穿著暗色布衣、披頭散發,也有一些束著頭發,看上去頗像在排練古裝劇。

  “快點,快點,這批貨物內城的大人們等著要呢!”

  “你給老子輕點放,這里面都是瓷具!砸壞了把你老母賣了都不夠賠的!”

  “坐在這里干什么,給我起來!這才搬了多久啊?老子雇你過來享福的?”

  一名身材矮胖的錦服男子,四十來歲的樣子,在他負責的一處區域走來走去,不斷咒罵催促著。

  他旁邊,還有兩名持刀男子,目光犀利地盯著周圍,保護此男子的周全。

  看到劉莽過來,錦服男子眼睛一亮:“鐵牛,昨天和你說的,考慮地怎么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