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面目清癯的韓應,陰沉著臉走入院子。

  府里的管家何應連忙見禮:“老爺,您回來了。”

  韓應點頭,冷臉問道:“楊大夫可來看過了?”

  “回老爺,楊大夫正在小姐的房內。”管家何應道。

  韓應點了點頭,道:“管束好下人,莫要讓他們亂嚼舌根,誰若敢將此事泄露出去,我要他腦袋!”

  何應身軀一縮,神色一懼,連忙道:“是,老爺……”

  韓應腳步匆匆,直往女兒的房間。

  廂房內。

  一個身穿長衫,長著山羊胡,兩鬢已見白的山羊胡老者,正在給韓芷嫣把脈。

  韓芷嫣小心翼翼護著微微隆起的腹部,配合的坐在桌邊,讓楊清風把脈。

  只是雙目無神。

  看到自己父親進來,眼神只是動了動,卻無半點聲息。

  夫人趙氏在旁陪著,看到韓應回來,連忙起身道:“老爺,你回來了?”

  韓應點點頭。

  看向楊清風,問道:“楊大夫,怎么樣了?”

  早上韓芷嫣肚子有些不舒服,一家人害怕是孩子出了問題,便連忙叫楊清風這個知情人過來瞧。

  老人楊清風連忙起身拜道:“見過韓相,令千金的脈象穩定,并無大礙。”

  “腹中胎兒也無異常,是令千金精氣神略有些欠佳,稍稍引動了胎氣。”

  “只要吃副安神藥劑即可,再吃些養胎之物便無大事。”

  韓應頓時松了一口氣,看了自己女兒一眼,內心一陣刺痛。

  夫人趙氏更是直接抹了眼淚,道:

  “我們家嫣兒這是造了什么孽了,要遭這份罪?都是那個殺千刀的,要不是……”

  韓應眉頭擰了擰,輕咳一聲,示意外人的當前,不可胡言。

  趙氏不甘的將后面的謾罵咽了回去。

  他朝楊清風拱手道:“有勞了。”

  楊清風不敢多嘴,連忙退出去。

  宰相韓應的千金被太子殿下凌辱過后,已經懷上的消息要是從自己嘴里泄露出去。

  恐怕自己一家老小的腦袋都不夠砍的。

  楊清風人老成精,深知分寸,跟病理無關之事,只字不提。

  況且。

  韓芷嫣被太子凌辱之事,也僅限京中貴族圈,平頭百姓是不知道的。

  “嫣兒,你沒事吧?”

  韓應看著原本該是朝氣勃勃,天真浪漫的女兒,如今卻變成這幅寡歡之相,便是對蕭辰的恨意更添一分!

  韓芷嫣搖搖頭,一聲不響地朝著床榻而去,隨后輕輕躺下。

  似是不愿意跟自己這個父親多說話。

  也不愿意跟自己母親多說話。

  趙氏頓時眼淚不斷。

  韓應看得心如刀絞,暗暗握拳。

  那一天若是自己阻攔女兒進宮,自己女兒就不會被蕭辰那個該死的混蛋玷污了!

  也不會變成這樣!

  韓應咬了咬牙,看著床榻上的女兒,道:“嫣兒……你好好休息,爹和娘就在。”

  說完對抹眼淚的夫人趙氏說道:“夫人,你出來,為夫有事跟你說。”

  趙氏點頭,跟著韓應出去。

  門被關上。

  床榻上一直雙目無神的韓芷嫣這才看向門,隨后一行清淚緩緩流下。

  柔美的臉上,浮現出悲痛絕望的痛苦之色。

  她咬著唇,咬破了皮。

  鮮血緩緩浸出。

  忽然她像是狠了心,猛然掄起拳頭對著肚子,想要狠狠砸下。

  可最后停滯半空,一臉不忍。

  繼而壓抑著哭聲,護著肚子滿臉痛苦地淚如雨下。

  蕭辰……你為何要這般對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