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澹臺盈盈頓時臉色微變。

  蕭辰語氣冷淡,緩緩吐出二字:“滾開。”

  澹臺盈盈咬了咬銀牙,當即只能不甘的讓開。

  蕭辰故意小聲嘀咕道:“你這小娘們,要不是本太子現在沒法跟你鬧,信不信直接抽你屁股。”

  以澹臺盈盈這等練武之人的耳力,自然不可能聽不到蕭辰的嘀咕聲。

  整個人瞬間便是臉色羞紅一片。

  蕭云和郭高被宮女領著進入奉央宮。

  蕭辰忽然小聲問道:“老郭,方才那娘們你打得過嗎?”

  郭高難得一臉不屑,笑道:“殿下,那位大人雖然武功不錯,但是與小的還是有段差距啊。”

  說實話,原主都沒見過郭高出手,因而不知道郭高的武功到底多高。

  這會兒聽得蕭辰眼眸微瞇,嘿嘿一笑道:“改天要是遇到她,給她套個麻袋,好好教訓一頓。這不拿雞毛當令箭嗎?”

  郭高頓時不說話了。

  殿下自己說的不要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怎么自己倒是說上了?

  “太子殿下,您稍等片刻,奴婢進去通稟一聲。”

  來到大殿外,宮女讓二人停在門口,躬身進入大殿內。

  大殿內有股淡淡的檀香傳出來。

  蕭辰也不急,照做。

  等了片刻后,那個宮女埋頭躬身出來了,低聲說道:“太子殿下,太后讓您孤身進去。”

  孤身?

  蕭辰當即從郭高的手中拿過食盒,理了理衣物,抬步進去。

  一國太后的寢宮自然異常非凡,建筑莊重輝煌,修建的很是宏大。

  年過七旬的太后,端莊隆重的坐在大殿內,身上穿著一件鑲著金絲滾邊,整體玄黑色的袍服。

  高聳重疊的望仙髻上插著名貴的金簪!

  甚是氣息逼人!

  不過。

  原主的這個奶奶,這看著頂多也就六十出頭的樣子,不像是七十幾的。

  連根白發都沒有。

  這個世界能夠活到七十歲,應該都算是厲害了,更別說還看著這般年輕了。

  蕭辰只是看了一眼,便是立刻低頭,不敢直視。

  原主這個皇奶奶眼神真夠嚇人的……

  令人不敢直視。

  隨后瞧見蕭雨竹正旁若無人似的在一旁吃著糖葫蘆,坐在座椅上。

  裙擺下的雙足輕輕搖晃。

  甚是愜意開心。

  蕭辰瞧見太后暗中瞧了一眼蕭雨竹,暗暗咽了咽唾沫。

  頓時內心微凜,輕輕放下食盒。

  徑直跪拜,道:“孫兒向皇奶奶見安!”

  太后看到這一幕,顯得很是無動于衷,冷笑道:“你這又是鬧的哪一出?哀家不是說過,不準你再踏入后宮嗎?”

  蕭辰一聽,內心一嘆。

  該死的原主啊!

  瞧把老太太氣的!

  不過。

  應該是老太太好面子,才這般說。

  不然不會讓自己進來。

  蕭辰就當沒聽到太后這陰陽怪氣的聲音,悄悄瞅了一眼周圍。

  注意到殿內只有一個宮女,而這個宮女有點小,不像是二公主嘴中的掌食女官。

  當即便是旁若無人似的將食盒往前一捧,道:“皇奶奶,這是孫兒研制發明出來孝敬您的……冰糖葫蘆!

  “知道您老人家好這一口,所以孫兒日思夜想,終于領悟出了這樣一味吃食,還請皇奶奶您嘗嘗看!”

  聰明的做法是,絕不提以前的事情,不能碰觸太后的痛楚,只說好話!

  太后聽到這話,當場愣住。

  隨即有些氣笑了!

  好小子!

  她在這里生氣呢!

  他倒好,像是無事人一樣,竟然毫無避諱的拿東西給自己享用。

  只不過,這冰糖葫蘆真有小六這丫頭說的那般好吃嗎?

  這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