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片刻之后,陳楓將消過毒的剪子遞給沈凌音。

挑開那些縫合的亂七八糟的線,傷口立馬裂開,一股污血從傷口涌出。

陳楓倒抽了一口氣,有些不忍去看。

鼻間充斥著濃烈的血腥味,沈凌音的眉頭也緊緊的擰了起來,她一邊清理傷口,一邊找方才指腹摸到的東西。

很快,她就在楚暮白的傷口里找到了。

居然是一塊雞蛋大小的石頭!

“師傅,他的傷口里怎么會有石頭?難道是有人將他的腹部劃開一道口子,再塞一塊石頭進去,又進行縫合?”陳楓憤怒的握緊拳頭。

若是恨一個人,殺了他便是。

為何要這樣折磨他?

豈不是叫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簡直是畜生所為。

沈凌音沒有回答陳楓。

她和楚暮白雖交情不深,卻也記得當日在斗醫大會上,楚暮白是有機會暗算她的,可他卻始終光明磊落。

即便很想得到醫仙谷的掌門令,他也沒有使陰招。

就憑這一點,楚暮白便該救。

處理完楚暮白的傷口,沈凌音便立即出了房間,她雖是醫者,卻也沒見過被虐待成這樣的患者。

“王妃打算什么時候給本王醫治?”

一道冷冷的聲音傳來,沈凌音抬頭一看,便見秦非絕如煞神一般站在她的不遠處。

她默默扶額。

一來到醫仙谷,她便忙的焦頭爛額,確實忽略了秦非絕的存在。

不用想也知道秦非絕此時怕是殺了她的心都有了。

“王爺,我猜想你一路奔波,一定覺得累了,今天就安排你先休息,明日我便與大長老商量進入禁地的事宜,放心,你的事我都記著呢!”

“是嗎?本王還以為你已經忘了!”

“怎么會呢?王爺是我的夫君,是我的天,我忘了誰也不可能忘了王爺!”

這話!

承風和承云的嘴角抽了抽。

王妃這是騙鬼呢!

以他家王爺的聰明才智,怎么可能相信?

卻不曾想……

“王妃奔波了數日,也該累了,早點歇息!”

“好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