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康。

  隆景二十七年,五月初五。

  上京城東門處,人潮洶涌熙熙攘攘。

  雖是如此,但周邊卻一片寂靜,只有朗朗之聲回響。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鎮北王府世子關寧,紈绔無度,不學無術,著其三日內入國子監學理明義,并于即日起,廢除關寧與永寧公主婚約,另賜與宣寧公主新立婚約,擇日大婚,欽此!

  宣讀圣旨的是一個年約二十的青年,其后跟著一眾衛兵,聲勢極大。

  完畢之后,周邊立即響起一片嘩然,還夾雜著不少尖銳的嘲笑聲。

  這關世子果然是被退婚了。

  先退婚又被賜婚,這關世子也真是大康王朝第一人。

  鎮北王可是坐擁三十萬大軍的世襲藩王,關家鎮守北疆代代英才,卻讓這紈绔世子敗壞聲名,真是家門不幸啊!

  他確實配不上永寧公主,倒是和宣寧公主挺相配的。

  聽說圣上有意把永寧公主許配給鎮北大將軍關子安!

  那關子安還是關寧的義兄吧,如果真是這樣就好看了。

  眾人言語間充滿嘲諷之意。

  永寧公主正值桃李年華,其才驚人,其貌驚艷,雖是女子,卻善詩文,精武道,通政務,當朝不知多少權貴子弟為之傾倒。

  而宣寧公主,卻是一個啞巴公主,一字之差,天差地別!

  廢物世子配啞巴公主,當真絕配!

  聽得周邊之言,關寧聲音洪亮,大聲道:謝圣上隆恩。

  哈哈!

  這位世子莫非還以為這是什么好事?

  宣讀完圣旨的鄧明遠更是冷笑連連。

  他看著對面的關寧,內心不由暗道,這位關世子除了有一副好皮囊,再就一無是處了。

  思緒閃過。

  鄧明遠淡笑道:關世子想不到吧,兩年前你來上京囂張跋扈,更是與永寧公主定立婚約,得意志滿,而今卻被退婚,又要迎娶一個啞巴公主,可曾想過是這般結局?

  那又怎么樣呢?

  關寧神色淡然,仿若沒有聽到周邊嘲諷之語。

  這讓鄧明遠略微疑惑,他想看到的是關寧惱羞成怒。

  誰也不知道,此關寧已非彼關寧,在這副英俊皮囊之下,所藏的是一個現代靈魂。

  一個月前,在一次意外車禍中身亡,關寧穿越到了這個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這個世界是一個架空的古代,春秋戰國之前還算正常,在這之后完全混亂

  這個身份的原主是鎮北王府世子,紈绔敗家,不學無術,可以說是惡名遠播的廢物世子。

  鎮北王關重山,是大康王朝唯一外姓實權藩王,并且還是世襲王位,這就使得關家如日中天,權勢極大。

  作為獨子,關寧更是深受寵溺,按說生在這樣的家中,可以逍遙一世,然而卻在一月前,關重山出了意外,生死不知,家族出現變故,北方動蕩

  當朝圣上召世子關寧回京,都說召關世子來京就是為了退婚。

  鎮北王出事,家族落魄已成定局,而這廢物世子根本難以支撐,已經失去聯姻價值。

  退婚果然是退了,只是沒想到又賜了個啞巴公主,這算是恩典,還是奚落,誰也說不清

  開局父失蹤,開局被退婚,開局為贅婿。

  好嘛。

  穿越三大定律他都齊了。

  并且來京路上,還遭遇到三次刺殺。

  開局地獄級難度。

  不過關寧略感欣慰,眾所周知,有此經歷的都不簡單。

  現在的他可不是以前的關寧,廢物世子已成過去

  或許沒有得到想要的結果,鄧明遠略感失望,隨即他開口道:關世子,圣旨已經宣讀完畢,是不是該說說咱們的事情了?

  這才是他來宣旨的真正目的。

  什么事情?你被我打了一耳光的事情嗎?

  關寧輕笑道:我可是清楚記得,兩年前你被我打了之后,連個屁都沒有放一個

  聽到此周邊眾人神情變得微妙起來。

  兩年前這位關世子隨父來京,在一次酒宴上因半句言語不合,直接給鄧明遠上臉一個耳光

  當時傳遍上京城,也由此奠定了這位世子的囂張之名。

  要知道鄧明遠可是朝廷兵部右侍郎鄧丘之子,家世顯赫。

  不過在鎮北王府面前還是不夠看的

  今時不同往日,鎮北王出事,生死未卜,而今你只是一個落魄世子,還能囂張到幾時?

  哦,是嗎?

  關寧不屑道:你還想說什么?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你也配?

  鄧明遠眼中閃過一抹獰笑。

  本公子今日前來,就是報當日你羞辱之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