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徐萱萱站定了,才發現這個醫生就是剛才給冷楓動手術的那個醫生。

“剛才在手術室的那個病人呢?”徐萱萱緊緊的抓著醫生的胳膊。

“他已經沒事了,轉進了普通病房。”醫生說完了病房號,就離開了。

徐萱萱趕緊向那個病房跑去了,她沒有注意到醫院有很多的人在看她。

孫明看著眼前站著女人,眼睛直直的盯著病床上的那個人,又哭又笑,并且還光著腳。

“徐小姐。”孫明提醒到。

“哦,那個我沒事,我沒事了。”徐萱萱胡亂的抹了兩下眼角的淚水。

“徐小姐,你先坐在這邊吧,我去給你拿你的鞋。”孫明看著眼前的這個小女人,總是再也說不出剛才那么狠的話了。

徐萱萱感激孫明,但是這一刻卻是不想離開冷楓,這個男人,為什么那么喜歡裝酷呢?遇到任何的事情也是從來不解釋。

孫明看著眼前的徐萱萱,沒有在說話,或許總裁醒著的話,也是希望她能夠陪在自己的身邊吧。

病房之中只剩下了徐萱萱和冷楓兩個人。

徐萱萱顫抖著走到了冷楓的窗邊,用自己的小手緊緊的抓住那個大手,打量著他的五官。

緊緊閉著眼睛,讓整個人平時的那種冷酷退去了好多,感覺讓人更容易接近了,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張緊緊抿著的薄唇,薄唇的周圍已經有了一圈薄薄的胡茬。

因為受傷而顯得蒼白的臉色,實在是讓人感覺到心疼。

他怎么會來救自己呢?不是說過以后再也不打擾的嗎?上一次也是他救了自己,為什么這樣傻,即便是要救人,好歹也是以自己的安全為準啊。

徐萱萱心頭有些抽搐的疼痛,早已經紅腫的眼睛,又有兩顆淚水滾了下來,掉在了冷楓的手背上。

“哭起來這么丑,怎么還是這么愛哭?”突然一個沙啞的聲音傳進了徐萱萱的耳朵里面,雖然沙啞并且低沉,但是徐萱萱知道那個聲音是冷楓的聲音。

趕緊抬起頭來,正好對上那一對清澈的眸子。

“你醒了。”徐萱萱開口問道。

“再不醒,就要被你壓死了。”冷楓打趣道,猛地咳嗽起來。

徐萱萱趕緊坐直了身體,這才發現自己的手還緊緊的攢著對方的手,瞬間臉紅的仿佛能滴出血來似的。

想要趁著冷楓沒有注意,趕緊將自己的手從冷楓的手中抽出來,卻是沒有想到,小小的手,被冷楓抓的更緊了。

“這一次就不要想著再離開我了。”冷楓的眼神中充滿了深情和期待。

“可是你不在乎我懷著別人的孩子嗎?”徐萱萱將一般男人最在意的事情說了出來。

“不在意。”冷楓連一秒鐘都沒有考慮。

徐萱萱心中仿佛被塞進了一瓶蜂蜜一樣,甜蜜滿滿的溢了出來。

以前的往事她不會再問,因為剛才孫明已經說過了,他能舍出自己的生命來救自己,自己又怎么能懷疑他呢?

以前的往事他也不會問,因為國子陽已經將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告訴自己了,包括這個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