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徐萱萱無語只得端起飯桌上的食盒,一口一口的喂給冷楓,就像當處自己一個人在國外的時候,喂還很小的安安一樣。

想到這些,突然就笑了出來。

“你笑什么?”冷楓滿臉的狐疑,是不是自己吃飯吃到臉上了?冷楓趕緊用另外一只手摸了摸臉,沒有多余的東西啊。

“我笑你像個孩子,安安現在都已經不用我喂飯了,她已經可以自己吃飯了,你這么大的人了,還像個孩子一樣……”

冷楓看著眼前的徐萱萱一直叨叨的說著,那一張沒有任何裝飾的紅唇一閉一合,看的冷楓喉頭有些發緊,身體微微前傾,就品到了那一抹美味。

從徐萱萱口中傳來的聲音,戛然而止。

剛才冷楓是親吻自己了嗎?

這突如其來的心狂跳是怎么回事,自己可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為什么還是這樣容易害羞呢?

不對,重點不是這些,這個時候怎么能腦子短路呢?

“你不要以為,以為你這樣,我就會忘記剛才要說的事情。”徐萱萱有些小小的結巴,讓她更加的憤恨自己怎么這樣的沒用。

“哦,剛才要說的事情你繼續。”冷楓一副和我無關的表情。

“就是你,你才剛動過手術,身體比較虛弱,需要好好的修養。”徐萱萱想著,將腦中的所想盡量闡述完全。

“虛弱?”冷楓眼睛微微瞇起來打量著眼前的徐萱萱,就仿佛看自己的獵物似的。

徐萱萱被冷楓看的有些不自在,“不管怎么說……”

“嗚嗚……嗯……”

下一刻所有的話都被淹沒在一個吻中。

冷楓在徐萱萱的口中肆意妄為,這個美好的味道自己有多久沒有品嘗過了,依舊是那樣的美味,自始至終都是屬于自己的。

徐萱萱被冷楓帶了這樣久,卻依舊是沒有學會接吻,直到感覺到懷中的人兒喘不上氣來,冷楓才將懷中的小女人松開。

“虛弱嗎?”冷楓微瞇著眼睛,要不是怕嚇到這個小女人,冷楓真的不想放開懷中的人。

“可是這是醫生說的,又不是我……”徐萱萱剛抱怨著,卻是看見冷楓又向自己靠近,便趕緊改口道,“不虛弱,不虛弱,一點都不虛弱。”

說完還有些尷尬的笑了一下。

冷楓對于徐萱萱的這個回答表示滿意,又靠回到了自己的床背上。

“可是不管如何,你需要休息,我不想看到你受傷。”徐萱萱看著冷楓,很是認真的說道。

勸誡別人,她實在是不在行啊。

“你這是在關心我嗎?”冷楓反問道。

“嗯,是,很關心。”徐萱萱盯著冷楓的眼睛,這一次她沒有退縮,也沒有心狂跳。

她想要這個男人明白自己是在乎他的,希望他能夠健康平安。

“好,聽你的,那就再多留一天。”冷楓這一會兒心情大好,自己這是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了嗎?

,content_nu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