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a2();

read2();“告訴你們也無妨,但你們要拿出靈石,看在封林的面子上,我只要你們手中靈石的四成。”

    岑彩萱看向對面的兩人說道,“我們四六分,已經夠給你們面子了。”

    “不得不說,相比于你這個九幽族,我更喜歡這個男人。”

    赫梨看向封林說道,“我們門派,現在只有幾個人。”

    “幾個人?”

    封林有些懵逼,原本還以為有很多人呢,畢竟功法這么強大。

    “當年,我們門派為何曇花一現,正是因為其他強大勢力,包括異面之地的大人物,都想來搶奪我們老祖的方法。”

    赫梨解釋道,“不過,我們老祖寧死不屈,將敵人引出去后,再也沒回來,那時候起,我們白蓮,已經名存實亡了。”

    “那你們現在,在堅持什么?”封林不解的問道。

    “我的師父,只是不想讓老祖的傳承中斷,可就在兩年前,我的師父已經去世了。”

    赫梨說到這里,面露傷悲,“即便是升華境界,壽命也是有限的,有時候還真的羨慕九幽族。”

    “原來你的師父,剛死沒多久。”

    封林暗自點頭。

    “要不然我們遺跡,怎么可能被你們這些人發現,之前,我們遺跡往常都是封閉的。”

    赫梨解釋道,“師父死后,就下令解開了陣法,讓弟子們全都離開,從此以后白蓮將不復存在。”

    “為什么不堅持下去?明明做了那么久。”

    岑彩萱好奇的問道。

    “因為我們這一代,連進入升華境界的人都沒有,哎,我們這里曾經是有靈礦的,可是基本用光了,我也沒有進入升華境界。”

    赫梨無奈的說道,“只怪我們天賦不精,師父說,升華境界都到不了,也沒有堅持的必要了,不如讓老祖的傳承,留在歷史中。”

    “什么?你們說靈石用的差不多了?”岑彩萱突然問道。

    “沒錯,要不然剛才我為什么答應的那么快,因為我們手中,本身也沒多少靈石。”

    赫梨點點頭。

    “哎,原本看到這么利害的陣法,還以為這里有寶貝呢。”

    岑彩萱有些無奈的說道,“算了,既然沒有,那也就不浪費時間了,封林,我們回去吧。”

    “不著急。”

    封林的手,搭在岑彩萱的肩膀上,“門派都解散了,你們還留在這里干什么?”

    “這里畢竟是我們的家,更何況師父還沒三年,我們怎么可能走?”

    赫梨不由說道,“你們如果想走的話,我送你們。”

    “走之前我想問個問題,她這個炁勁的電流,是怎么回事?”

    封林瞥向岑彩萱。

    岑彩萱心領神會,抬起手,紫色的電流在手心跳動。

    “這和我們的炁勁不一樣,她的這個電流,更像是血脈傳承的功法。”

    赫梨望著岑彩萱的炁勁說道。

    “你們能否把功法教給我們,提升炁勁的力量,應該能讓戰力,提升很多吧。”…。。

    封林笑著說道。

    岑彩萱聽到這里,不由眼睛一亮,竟然忘了這一茬。

    雖然靈石沒有了,但如果能提升自己的力量,那何樂而不為呢?

    “首先,我們這個門派的功法,男人不行。”

    赫梨看向封林說道。

    “那你身邊的那個老頭,為什么可以?”封林指著一旁的黑袍人。

    “誰是老頭?”  那個黑袍人露出沙啞的聲音。

    “這個老頭只是當初闖入我們遺跡,被師父殺掉的分身,因為實力強,才讓他一直存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