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a2();

read2();封林可沒時間在這里扯皮,他想早點弄完,早點讓岑彩萱修行。

    現在這個時間節點,神樹已經降臨。

    什么最重要,那肯定是自身的實力。

    封林希望身邊的人,都有相應的力量,不奢求為自己做事,只求她們可以自保。

    “你干什么?”

    赫雅雅身上的陣法印記,突然消失。

    “我封住了你身上的靈脈,讓你無法使用炁勁,接著,我會給你一個全身的檢查,放心,很快的。”

    封林說話間,就使用空氣壓縮的能力,讓赫雅雅平躺在空中。

    他迅速伸出手,將對方的裙子給脫下。

    在岑彩萱和赫梨看來,赫雅雅的裙子,是自己脫離了身體。

    “你干什么?住手!”

    赫雅雅怒喝道。

    但封林沒有停手,也就短短十幾秒,赫雅雅的身上,就剩下了一個小褲褲。

    接著,封林的手就在她身上檢查,順著胳膊的經脈,從手心到胸前,接著從脖子到腳心。

    岑彩萱和赫梨雖然看不到封林,但能通過分赫雅雅身體肌膚的變化,知道封林此刻在哪檢查。

    封林仔細感受她的身體,正面過后,接著是背面。

    一切結束后,封林又快速將衣服套在她身上,將她放回輪椅,拔下了圖釘。

    這時,封林的身影,也跟著顯現出來。

    “臭小子!我殺了你!”

    赫雅雅這個包子臉滿是羞紅,大眼睛里全是淚水。

    她身上的力量剛剛顯露出來,赫梨就擋在她面前,“師妹!事情已經過去了,你看看,你的身上也沒少一塊兒肉。”

    “可我……”

    赫雅雅攥緊拳頭,“臭小子!你如果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我就殺了你!”

    赫梨此刻也看向封林,“我師妹的身體,到底是怎么回事?”

    “果然腿沒有關系,也和腦子沒關系,而是因為經脈的堵塞,導致身體失去了控制雙腿的能力。”

    封林解釋道,“在她背后的腰椎位置,正是那里出了問題,是因為炁勁導致的,而且炁勁是故意的,打的非常好,在不傷及性命的情況下,只是讓她癱瘓。”

    “你的意思是……我師妹是遭人暗算?”

    赫梨臉色陰沉下來。

    “沒錯,不出意外的話,這個小丫頭還是有些身份的,應該不是普通人。”

    封林看向赫雅雅說道,“要不然沒人會這么麻煩,直接殺了多簡單。”

    赫雅雅聽聞,眼神越來越冷漠。

    “可惜了,小師妹是當年師父抱回來的,說是被人遺棄在鄉村的田地中,她正好路過那里,抱了回來,師父也不清楚師妹的身世,更別說我了。”

    赫梨看向赫雅雅,輕聲說道。

    “能治嗎?”

    赫雅雅盯著封林問道。

    “如果你現在處于七歲之內,我當場就能治好,可惜你年齡不小了,經脈已經壞死。”…。。

    封林露出淡淡的笑容。

    “你的意思是治不好了?”

    赫雅雅盡量讓自己表現的平靜。

    “我現在肯定是治不好,但如果有金身根莖,就可以治療。”

    封林笑著說道,“金身根莖能夠溶于身體,填補經脈,將壞死的祛除,再用金身根莖代替,就能成功。”

    “金身根莖?這個天材地寶我也聽過,可遇不可求啊。”

    赫梨輕嘆,隨后便對著赫雅雅露出笑容,“不過,這也算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至少現在已經有辦法了。”  岑彩萱聽到這里,不由看向封林,她是知道的,在封林徐城的遺跡中,就有金身根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