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a2();

read2();“那你來給我解釋一下,反正當年,關于你們門派的女人,各種勾搭男人的事,我都親眼見過。”

    岑彩萱面色淡然的說道。

    “好,那我告訴你,首先,你說的那些事,是真的,最早的時候,我們老祖就是靠這個創立門派的。”

    赫梨看向岑彩萱解釋道,“你既然是九幽族,那應該知道,當年,這些所謂出賣身體的女人,也是分三六九等吧?”

    “當然,古時候,最底層為民妓,面向大眾,更高一層的富家人供養的,然后是服務古代的官員,接著是服務古代的軍隊,最高的自然是在皇宮中。”

    岑彩萱點頭說道,“當然,那只是普通人認為的,其實真正最高的,是服務于強大的古武者。”

    “你說的不錯,最早的時候,我們的老祖,就是服務于古武者的女人。”

    赫梨頓了下,“知道那些古武者最喜歡什么嗎?除了身材和臉蛋外,他們還喜歡實力強大的,這樣才能有征服感。”

    “比如當初我們老祖,明明是大成境界的力量,卻要服務一些貫通淬煉的人。”

    赫梨繼續說道,“她不敢反抗,因為她的上面,有升華境界的主人。”

    封林聞言,也是暗自點頭,不得不說,這個人說的很有道理,其實不僅是那些古武者。

    就算是現在,對于普通人,也是一樣,這種征服感,是一般女人無法滿足的。

    “但我們老祖是天才,最后讓她自創了吸取陽元的功法,取代了她當時的主人。”

    赫梨說話間,又看向一旁的黑袍人,似乎也在給她講述,“老祖很慈悲,她知道像她那種悲慘的女人,還有很多,于是創立了白蓮。”

    “你說了那么多,和我剛才講的有什么區別?你們這些白蓮,不還都是那種女人?”

    岑彩萱并不同情,要知道,曾經的她雖然走上邪路,做了很多錯事,但惟獨自己身體,保護的非常好。

    在她看來,這才是最重要的東西,所以無法代入這些女人的遭遇中。

    “這只是開始,門派雖然建立了,那關于這個門派的傳聞,我想你應該都知道,那些人說的話,比你剛才說的更難聽。”

    赫梨望著岑彩萱,繼續道,“再加上我們門派后來加入的女人,只是因為身世悲慘,從沒有做過那種事,不是白白受了冤枉?”

    “我說了,我們老祖是千年一遇的人,她又自創了一種功法,可以說,這個修行方法開創了一個新時代。”

    赫梨的眼睛越來越興奮,“關于修行,目前只有陣法和炁勁攻擊,而我們老祖又創造一個流派,可以讓自身炁勁和萬物融合,誕生出其他能力的炁勁。”

    封林和岑彩萱面面相覷,他們都同時想起了一個人。

    那就是最早前往異面之地時,遇到的妖后赫杏貞。…。。

    而且恰好,封林和岑彩萱都曾在那里臥底過。

    不過,當時在那邊,并不是因為赫杏貞這個人,而是因為那里的葬劍流。

    呼!

    赫梨抬起手,她的掌心出現出炁勁,不過,炁勁卻屬于銀色。

    而且和其他炁勁明顯不同,她的炁勁就像是液態的金屬汞。

    “你剛才說,你叫赫梨,那你可聽說過赫杏貞?”

    封林觀察著對方的炁勁,平淡的問道。

    “什么?”

    不僅是赫梨,就連一旁的黑袍人也身軀一震。

    “你怎么知道赫杏貞這個名字?”黑袍人厲聲問道。

    “因為,之前我們在異面之地,曾見過這個女人,這個女人的炁勁,夾雜著毒性。”  封林回想到,“我聽說,是因為天材地寶的緣故,才讓她的炁勁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