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厲元朗怒火中燒的原因有兩個。

一是兒子鄭立校園霸凌窮苦人家的佟超,沒有一點憐憫之心,與他理念背道而馳。

子不教,父之過。

這些年,他只顧工作,疏忽對子女的教育。

他恨鄭立,更恨自己。

二來是鄭海欣對鄭立毫無底線的寵溺。

這里面有多種原因。

鄭立是她從小帶大,視如己出。

還有就是鄭立死里逃生,鄭海欣總感覺虧欠鄭立。

因而,懷著愧疚之心的她,在老師找到她反映鄭立欺辱佟超后,不想著怎么向佟超家屬放下身段,賠禮道歉,而是第一時間聯系了楊自謙。

之所以沒找白晴,鄭海欣是有顧忌的。

首先,白晴和厲元朗想法基本一致,告訴白晴,就等于厲元朗也知道了。

她深知厲元朗的為人,絕不會原諒兒子,還會嚴厲收拾鄭立。

這是鄭海欣無論如何不能接受的。

其次,她對白晴不信任。

白晴這人表面上通情達理,可骨子里有大家族果斷的狠勁。

在鄭海欣印象里,白晴缺少人情味。

第三點,上次在國外,她和楊自謙有過接觸,了解到這個年輕人穩重,辦事有條理,有分寸。

最為關鍵的是,他對厲元朗忠心耿耿,但同時,也希望為厲元朗做點事情。

考慮到楊自謙是體制里的人,省委副書記秘書的身份,不僅僅在寧平省管用,想必相鄰的漢岳省,照樣如魚得水。

于是乎,鄭海欣一個電話,將所托之事說了個大概。

可她避重就輕,只說是兩個小孩子之間發生沖突,學校小題大做,非要處理鄭立。

而且特別提到,這件事不要告訴厲元朗,她不想讓厲元朗分心。

一開始,楊自謙信以為真。

必定在體制內工作多年,漢岳省自然有他的關系。

急匆匆趕到楚中市,楊自謙和鄭海欣見了一面,打了個電話,沒費太多周折,就找到了楚中市教育局局長的秘書。

同為秘書,級別卻差了一截兒。

可楊自謙卻沒有托大,通過中間人約他出來,酒桌上談論起這件事。

對方一聽非同小可,連忙當著楊自謙的面,直接打給學校校長,直呼其名要求他特事特辦。

顯然,楊自謙這一步棋走對了。

一個小學校的校長,豈敢不重視局長秘書。

客套一番后,便把事情的真實經過道出。

這位秘書聽到不同版本,卻用命令式語氣,要求學校出面,幫助平息此事。

校長恭恭敬敬,保證一定照辦。

楊自謙初戰告捷,心情大好的喝了點酒,便回到賓館等消息。

很快,校長打來電話,說了一大堆他是如何好話說盡,總算做佟超母親工作,對方答應,只要鄭立當著佟超和他母親的面認錯,這事就過去了。

都是孩子,沒必要趕盡殺絕。

楊自謙本以為這事不難辦,結果在鄭立那里卻遇到困難。

任憑鄭海欣嘴皮子說爛了,鄭立堅決不答應。

讓我給一個窮鬼道歉,我今后還怎么在班級里混,別人怎么看他,小弟們還不笑掉大牙。

鄭海欣眼見鄭立死不道歉,就提出給佟超家里五萬塊錢私了。

兜兜轉轉,轉到佟超母親那里。

正好他舅舅趙海泉在場,聽到這事,當場就火了。

這是拿他們家當成什么了,以為有幾個臭錢可以為所欲為嗎!

最主要的是,一旦妹妹家拿了這筆錢,指不定今后鄭立怎么變本加厲報復外甥。

不行,堅決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