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醫院條件好,有專業的護理人員。

    可鄭海欣誰都不信任,堅持她今晚陪床,貼身照顧鄭立,誰勸都不管用。

    厲元朗不想在這件事上計較,因為他還有重要事情去辦。

    徐萬東和楊自謙是在臨擦黑的時候趕到醫院,與厲元朗匯合。

    “厲書記,都打聽清楚了。”徐萬東將一張紙條遞給厲元朗。

    “可以,按計劃進行。”

    簡單吃過晚飯,楊自謙開車,厲元朗和徐萬東坐在后座上,聊起唐東山的事情。

    案件已進入尾聲。

    唐東山欺辱賈秀華的罪證全部落實,賈秀華又是烈屬,唐東山罪無可恕,肯定會受到法律嚴懲。

    順海鎮的人一見唐東山落馬,爭先恐后的舉報鋪天蓋地。

    華川市責成建明區紀委迅速介入調查。

    很快查出唐東山還有貪污腐敗、收受賄賂、亂搞男女關系等累累罪行。

    據查,唐東山在華川市就有兩處房產,他弟弟名下一輛本田車也是唐東山的財產。

    初步估算,唐東山藏匿的錢財和固定資產,達到五百萬之多。

    唐東山只是一個鎮黨委委員、副科級干部,就能斂財到這種程度,實在出乎厲元朗的意料。

    而且就是這種品質惡劣的人,還差點成為副鄉長,厲元朗不由得產生憂慮。

    他深有感觸的說道:“看來,我們在選擇干部的程序上,還存在嚴重漏洞。任人唯親,唯才不用的現象依然存在。”

    “一個副科級干部,貪污、斂財、道德敗壞,卻還能帶病提拔,簡直是給我們臉上抹黑,嚴重影響我們在人民群眾當中的形象。”

    “您說的是。”徐萬東贊同厲元朗憂國憂民的感慨,同時還提到另一件事。

    “化舟昨天晚上特意找我,談了很多心里話。這些日子他寢食難安,一直等您打電話批評他。可您的電話沒打,他這里頭……不安穩。”

    徐萬東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窩。

    的確,隨著唐東山的罪證越來越嚴重,李化舟的壓力也越大。

    不為別的,他身為華川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沒能發現隱藏在干部隊伍中的敗類,而是厲元朗指名道姓要他查辦。

    這讓他倍感失責。

    本打算向厲元朗當面檢討,結果厲元朗提前返回楚中,沒有碰到。

    只好跑到徐萬東這里大倒苦水。

    做為厲元朗信任的部下,剛去華川上任,第一腳還沒踢出去,卻結實的栽了個大跟頭,把他摔得鼻青臉腫。

    要是厲元朗能批評他,甚至罵個狗血淋頭,李化舟全認。

    偏偏厲元朗一點動靜沒有,這讓李化舟如坐針氈,很怕厲元朗生他的氣,徹底不搭理他了。

    做下屬的,最怕上司不理不睬。

    一旦那樣,官也就做到頭了,這輩子恐怕無法翻身。

    想必徐萬東趁機提到李化舟,是想通過他的嘴,打聽厲元朗的心思。

    厲元朗望著車窗外的夜景,長嘆一聲,“萬東,你告訴李化舟,他到華川時間不長,不了解唐東山的事有情可原。不過,今后在他主管領域再出現類似情況,我可就不是現在的態度了。”

    徐萬東頻頻點頭,說他懂了。

    車子穿過鬧市區,最終停在一個老舊小區邊上。

    這里位于楚中市郊,小區都有年頭了。

    佟超的家卻不住在小區里,是在旁邊的一片平房中。

    這里的平房低矮,水泥路面破敗不堪、坑坑洼洼。

    加之違規的自建房普遍占道,使得這里的胡同很窄,轎車無法駛入。

    楊自謙打著手機電筒,厲元朗和徐萬東緊隨其后。

    一行三人沿著這條路,深一腳淺一腳的摸索前行。

    高樓大廈的楚中市,竟然還有這么落后的地方。

    顯然,這里的住戶都處于最底層。

    佟超的家是一處連脊房子,院子不大,卻堆滿撿來的垃圾。

    楊自謙打開木頭院門,來到房門口。

    透過窗戶觀察,不大的房子里燈火通明,還有人影晃動。

    似乎有不少人。

    厲元朗頷首,示意楊自謙可以敲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