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開門的是個中年女子,上下打量楊自謙幾眼,十分警覺詢問他是誰。

楊自謙自報家門,特意提起,鄭立父親親自登門,看望佟超一家。

女子一聽,仔細看向楊自謙身后的厲元朗。

并快速返回房間里報信去了。

沒一會兒,里間屋出來好幾個人,為首的男人四十多歲,是個身材魁梧的中年漢子,正是佟超舅舅趙海泉。

“厲書記!”趙海泉驚訝看向厲元朗,有點不相信似的揉了揉眼睛。

雖然是第一次相見,但厲元朗的模樣早已深深鐫刻在趙海泉印象里。

急忙恭敬的伸出雙手,和厲元朗握手打招呼。

明顯感覺到他的手在顫抖,十分激動。

厲元朗沒有托大,而是平易近人的說道:“早就想過來,一直不得空。今晚我不請自來,給你們添麻煩了。”

“不存在,不存在的。”趙海泉使勁搖晃著厲元朗的手,并把妹妹介紹給厲元朗,至于其他幾個人,趙海泉沒有提及。

“佟超媽媽,我是鄭立父親。我代表全家對我兒子深深傷害佟超同學的行為深表歉疚,專程前來,向你和佟超同學道歉。”

說著,厲元朗彎腰拍了拍有些發懵的佟超肩膀,“佟超同學,我已經嚴肅批評鄭立,等他傷愈出院,會給你賠禮道歉,保證今后絕不會欺負你。他要是膽敢再犯,你就告訴我,我一定狠狠懲罰他。”

佟超媽媽驚詫的問:“鄭立受傷了?”

一旁的徐萬東連忙補充道:“出了點意外,鄭立的頭部受傷了。”

“怎么會這樣?”佟超媽媽一臉的不解。

趙海泉見狀,忙說:“別在這里說話了,厲書記、各位領導,請屋里坐。”

一走進里面房間,厲元朗觀察到佟超家的確貧苦。

沒幾件像樣家具,都是老樣式,一臺拿得出手的電視機,還是老款顯像管的。

沙發很舊,個別地方皮子都磨破了,露出里面的泡沫。

但茶幾前卻豎立手機支架、補光燈等直播設備。

顯然,這里正在進行一場直播。

他立刻明白,怪不得這么多人。

其中一個豎著短發,打扮很知性的女人,躍躍欲試想要采訪厲元朗,卻被徐萬東嚴厲制止住。

厲元朗坐在沙發上,看了看其他人,客氣說:“諸位,我有幾句話想單獨和佟超家人說,請你們給個方便。”

在徐萬東和楊自謙的勸說下,這幾個人即便不愿意,也只能作罷,乖乖的和徐萬東、楊自謙退出房間。

涉事的兩家家長說私密話,他們這些外人的確不適合在場。

等其他人走后,厲元朗誠心實意的再次表達他對佟超一家的真誠道歉,他的態度,尤其鞠躬致歉的方式,令佟超媽媽和趙海泉手足無措,驚慌不已。

“使不得,使不得……”趙海泉摻起厲元朗,激動說:“厲書記,您這么大的領導,工作繁忙,還能親自來看望我們,已經展現出您的最大誠意了。何況您還帶來很多禮物,我們真是……真是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了。”

“趙師傅,鄭立的事情我也是才知道。都怪我平時只顧工作,疏于對他的教育,作為他的父親,我是有責任的,我深表慚愧。”

還好奇的指了指佟超媽媽的腿,問道:“你妹妹這是……”

趙海泉嘆息說:“打小落下的病根,左腿瘸。就因為這個病,她干不了重活,全家重擔都落在我妹夫一個人身上。這不,為了減輕家里負擔,我妹妹經常去撿垃圾,佟超有時間也幫一幫他媽媽。”

厲元朗點了點頭,若有所思。

事后才知道,這次漏夜登門道歉非常及時。

趙海泉一直想通過網絡力量,把鄭立霸凌佟超的事情搞大,以便給厲元朗施加壓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