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高凡不急不慌,換倒擋,迅速向后倒車,閃出一條路。隨后往左打方向盤,紅旗車順勢轉回原方向,穩穩停住。

與此同時,那輛黑色奔馳幾乎貼著紅旗車左側,緩緩向下滑去。

最終靠在馬路牙子上,總算停下。

可那個司機坐在車里半天不下來,想必嚇壞了。

這一大段文字描寫,其實只在短短數十秒之內完成。

足以表明高凡的駕駛經驗豐富,臨危不亂,有很強的心理素質和應變能力。

但是,卻把楊自謙驚出一身冷汗。

急忙回轉過身焦急問厲元朗:“厲書記,您沒事吧?”

坐在后座上的厲元朗輕松搖了搖頭,“自謙,我是北方人,熟悉冰雪路面,車輛打滑時有發生,不足為奇。”

“不過,北方車輛在入冬之前都會換上抓地力更強的雪地胎,具有一定防滑效果。不像在寧平,沒有雪地胎,四季胎在這種路面最容易打滑,出現交通事故的概率很大。”

望著天空仍舊飄落的雪花,厲元朗憂心忡忡的說:“突如其來的這場大雪,會給市民出行還有農作物造成很大困難和傷害。”

天氣預報早就有報道,最近幾天有冷空氣,想來省里和各地政府肯定早有預案,厲元朗無需操心。

可從眼前不斷出現車輛打滑現象來看,現場卻不見交警指揮車輛,疏導交通。

“高凡,去省政府。”厲元朗想了一想,發出指令。

楊自謙心領神會,即刻用工作手機聯系廖士雍的秘書。

省長在忙,省委副書記見他,肯定能抽出時間接待。

落座后,厲元朗直奔主題,談起他在來的路上遇到車輛打滑現象,從而引申到襄安市應急預案不及時的問題。

“就差這么一點兒?”廖士雍用手指比劃著大約十厘米的距離,擔心的打量厲元朗。

并且好心提醒,“下這么大的雪,元朗,你不應該坐車上街,太不安全了。”

的確,省委事先就有部署和要求,所有省領導可以居家辦公,或者就近在省委招待所居住,避免雪天出行。

畢竟培養一名省級領導干部不容易,一旦發生危險,損失的不僅僅是個人,還要考慮國家這么多年傾注的心血和精力。

“廖省長批評的是,可我不放心市民出行安全,實地探查,果然發現問題。”

“你呀。”廖士雍起身,給厲元朗親自倒了一杯溫水,遞過來的同時,發出感慨,“你這人哪點都好,就是太不顧忌自身安全了。”

“不過這場大雪,的的確確給我們生活帶來很大困難。我這里剛剛收到匯總來的文件,交通問題、農作物損失問題等等,把我搞得焦頭爛額。”

說著,廖士雍將那份文件推到厲元朗眼前。

在厲元朗翻閱的時候,廖士雍走到電話機旁邊,撥了一串數字,“喂,綿圣嗎,我是廖士雍,你們市政府怎么回事?下了這么大的雪,交警為什么不上道指揮交通?”

“別跟我強調困難,困難再大,還有群眾生命安危大!你們不是發出通知,全市企事業單位和中小學雪休一天么,怎么還有那么多車輛上道?”

“只管發通知,不檢查落實情況,這種浮皮潦草的形式主義不做也罷!”

說著,廖士雍直接掛了電話,都不給霍綿圣解釋機會。

霍綿圣是接替康建勇出任襄安代市長,原來擔任省政府副秘書長。

在上次人事大調整中,是廖士雍極力推薦的人。

一個襄安市長,一個茅江市長,兩個正廳級的政府部門人選,最終如愿以償,這還是廖士雍初來乍到做出的安排。

不得不說,這位從組織部門走出來的廖省長,有很強的控制能力和政治手腕。

就是考慮到這一點,厲元朗才會主動前來。

一個是,他的工作重心在省委,省政府這邊的事不好指手畫腳。

另一個,霍綿圣是廖士雍的人,厲元朗總要考慮廖士雍的感受。

談完這些,廖士雍轉換話題,問道:“我聽說老爺子最近身體不怎么好。”

“嗯,病情越發的嚴重,我妻子始終陪伴在側。”厲元朗實話實說。

距離上次分開快有兩個月了,白晴在海州一直未走。

岳父已經住院,國內頂尖醫學專家紛紛過來會診,一致認為,岳父身體機能下降如此之快,與之前服用大量藥物,強行保持頭腦清醒有關。

現在后遺癥逐漸顯現,岳父是位年近八旬的老人,本來身體素質就不強,特別心臟方面。

目前的治療措施,主要是維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