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那聲趙姨,到底是沒從喉嚨里喊出,整個人便蜷縮了回去。

譚婉婉疼的額頭上全是冷汗。

待一陣痛感過去以后,似乎有所緩解。

譚婉婉松了口氣。

可就在她準備起身時,更猛烈的疼痛再次向她襲來。

譚婉婉側臥在床上,對著門外奮力的呼喊趙姨。

過了幾分鐘,趙姨聽到了動靜,推開門從外面走進來。

當她將臥室的墻壁燈打開時,頓時尖叫了一聲。

譚婉婉順著趙姨蒼白的臉色看過去,床上一片刺眼的猩紅。

趙姨尖叫過后,手忙腳亂的去找電話,叫急救車。

這一刻,譚婉婉的內心反倒平靜了。

除了劇痛帶給她的感受以外,她知道,她要迎接新的生命了……

……

溫知遇趕去醫院的路上,臉色慘白的沒有一點血色。

肖屏得知消息后,也從家里動了身。

臨去醫院之前,不忘吩咐老徐,叫他給唐韻打個電話。

唐韻清早還沒從睡夢中醒轉,就接到了來自老徐的電話。

聽到消息以后,唐韻足足愣了半分鐘后,才開口說道:“預產期不是中旬么?”

老徐在電話里笑著說道:“小孩子想出來了,還顧得上什么時候么?”

老徐的一句玩笑話,讓唐韻緊繃的神經放松了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