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譚婉婉一進去就是七個小時。

不用想,也知道她有多艱難。

溫知遇一直低著頭,雙手放在膝蓋上,一會兒攥緊一會兒又放松。

肖屏探過身來,在溫知遇的肩頭上輕輕的拍了拍,安慰道:“別急,女人第一次生孩子都是這樣的,不會有事的。”

溫知遇抬起頭看了母親一眼,見母親也是一臉擔心,話到嘴邊又咽下去了。

唐韻風風火火的趕來,氣喘吁吁的在溫知遇的身前站住了腳。

溫知遇從椅子里起身,叫了一聲:“媽,您也來啦。”

唐韻對著溫知遇一點頭,轉身朝待產室方向看過去,問:“還沒動靜?”

溫知遇點了點頭,此時此刻,更緊張了。

唐韻和親家說了幾句,坐在了一起。

沒過多久,顧九溪和韓穆寧也趕來了。

顧九溪被大風吹亂的頭發,也顧不得整理,先和溫知遇的母親以及唐韻打過招呼問好以后,才轉身朝著溫知遇走過去。

溫知遇身前,顧九溪逼視著他。

溫知遇抬起頭來,看著顧九溪的眉眼,不解其意。

半晌后,顧九溪這才開口說道:“婉婉為了你遭了這么多罪,她要是有什么問題,我饒不了你!”

溫知遇被顧九溪警告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溫知遇總搞不明白,為什么自己在顧九溪眼里一直是這樣的,好像他永遠都是壞人似的。

溫知遇沒有開口回應,一旁的韓穆寧拽了拽顧九溪的衣角,用眼神示意她過分了。

顧九溪一把甩開韓穆寧的手,依舊憤憤。

韓穆寧轉移話題道:“我說姑奶奶,剛下飛機,這一路趕過來,你不累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