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小護士一愣,轉而看了顧九溪一眼:“醫生說孩子一切健康,孩子的父親有血友病么?產婦并沒有跟我們提起。”

聽到孩子沒事,顧九溪這才露出了笑容,拽著護士問道:“那我可以進去看看她了嗎?”

護士攔住了沖動的顧九溪:“這可不行,還要等一小會兒,醫生說行你才能進去。”

顧九溪點頭。

……

病房內,譚婉婉從沉睡中醒轉,溫知遇就坐在她的身旁。

譚婉婉朝著不遠處的兒童床里看了一眼,只看到了個小小的側臉。

譚婉婉生下孩子后,就暈厥了過去,甚至來不及看一眼自己的孩子。

她越過溫知遇用力的向后張望著,一臉激動的問:“孩子呢?他怎么樣?”

溫知遇笑的一臉舒緩,溫柔的親著她的小手,道:“他很好,睡的很香。”

聞言,譚婉婉這才松了口氣下來,問道:“男孩,還是女孩?”

溫知遇定定的注視著她,道:“男孩……”

一種從未有過的驚喜在譚婉婉的心底迅速躥升。

并非譚婉婉封建重男輕女,而是,男孩遺傳溫知遇血友病的幾率幾乎為0.

她知道了結果怎能不高興。

譚婉婉掩面痛哭,她擔心了整整10個月,直到這一刻,她的這顆心才算徹底放下。

還有什么能比一個健康的孩子讓她覺得驚喜呢?

再沒有了……

病房里,溫知遇和譚婉婉抱在一起,享受著從未有過的喜悅。

兒童床里的小家伙哼唧了一聲,又扁了扁嘴,卻沒有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