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聽到這兒,老徐忍不住咧開嘴笑了:“我怎么看著您對您這兒媳,比對自己的兒子還好?”

肖屏一臉得色,不理會老徐說些什么,轉身笑呵呵的去抱自己孫子去了。

……

夜里,溫知遇又一次被小家伙吵醒。

他的衣服都還沒來得及脫,又起身去給小家伙換尿片去了。

小家伙將臭臭拉在了尿片上。

溫知遇看了一眼,絲毫沒有任何嫌棄的取來新的尿片,有條不絮的幫他換了起來。

他修長素凈的手指觸摸在小家伙的屁屁上。

小家伙的小腿一直蹬個不停。

直到溫知遇解開了他的尿片包,小家伙才停止了嚎哭,瞪著一雙大眼睛到處看。

溫知遇手勢利索的將換下了的尿片,用紙袋包好,放在一旁的衛生桶內,然后用嬰兒濕巾在掌心里焐熱,再去將小屁屁上的臟東西都擦干凈,之后,再抹上護臀膏,最后再抹上一層爽身粉,這才將干凈的尿片換了上去。

一系列的動作完成,小家伙又美美的睡著了。

溫知遇將衛生桶里塑料袋提起來,將臟了的尿片送去了衛生巾后,這才轉身又回到了自己的大床邊。

溫知遇脫去了家居服,洗完了澡,累幾乎已經虛脫。

可即便是這樣,還要有許多工作沒有處理完成。

為了不打擾譚婉婉休息,他一個人帶著筆記本電腦去了書房。

夜里的凌晨3點,他裹著睡袍,還要回臥室去看一眼。

見譚婉婉身上的被子沒有蹬掉,小家伙也沒再餓醒,這才松了口氣,又回去工作。

回到書房里,溫知遇給自己泡了杯速溶咖啡。

當熱熱的咖啡順著食道滑下,他舒服了許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