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冷落月扭頭一看,見睡著的小貓兒不知道什么時候醒了,正瞪著一雙亮晶晶的鳳眼看著她,見她扭頭看他了,還咧著嘴沖她笑。

因為小貓兒夜里會醒好幾次,為了方便給他把尿喂奶,所以冷落月屋里的油燈整晚都是燃著的。

冷落月也沒有喊采薇,把小貓兒抱起來給他把了尿。用盆兒里的水洗了手,又用保溫杯里的水給小貓兒沖了奶粉。

這保溫杯是冷落月在貓超分期付款買的,貴得離譜,要兩百個積分一個。但是為了方便給小貓兒沖奶粉,再貴也得買。

冷落月一手抱著孩子,一手扶著奶瓶,看著小貓兒大口大口的喝著。

來了半個月,她竟然已經習慣當一個娘了。

不過這孩子也挺省心的,不怎么哭鬧,也就是尿了和拉了臭臭后會哼哼唧唧的哭兩聲。給他換了尿布,洗了屁屁,抱起來拍一拍他就不哭了。

不過這孩子有一個毛病,那就是要跟冷落月睡。

前幾天采薇想帶著他睡,方便她給他把尿喂奶,省得她再跑過來。但是采薇剛將他抱到她房里放在床上,他就開始哭了。怎么哄都不行,沒辦法采薇只得抱了回來,一挨著冷落月他就不哭了。

冷落月一邊喂著奶,一邊想著這個冷宮支線任務。

任務還是要做的,因為她不想被雷劈。

想要把冷宮打造成文明和諧的深宮桃園,是非常難的,憑借她的一己之力也是做不到的。而且,想要冷宮變桃園,那也得需要資金,要這些冷宮的廢妃們聽她的。主要還是要讓她們聽她的,不然她一個人瞎折騰也沒用。

她還沒想好要怎么弄,小貓兒就把奶喝完了,冷落月抱著他給他拍了個奶嗝,然后便哼著搖籃曲哄他睡覺。

在娘親懷里,吃飽喝足的小貓兒很快便睡著了,冷落月將他放在了床的內側,給他蓋了被子,打著哈欠躺下了。

翌日。

采薇手頭只有一兩銀子,冷落月讓她把銀子給了張侍衛,讓張侍衛幫忙買五斤棉花,一匹白色的棉布,五斤羊毛,針線,還特地讓他買幾根粗針,菜也要買些。那張侍衛,說她要帶的東西太多了得加錢,要加了一百文,采薇也答應了。

第二天,東西帶進宮了。

棉花一斤是十文錢,棉布一匹是三百文。

羊毛是張侍衛去屠宰場買的,因為又臟又有一股膻味兒,都沒人要,賣家只要了二十文,就把所有的羊毛都給他了,足足有一麻袋。

買針線花了八十文,買菜花了五十文。

統共花了五百文,還剩了五百文,張侍衛拿了三百文的辛苦費。

張侍衛把剩下的兩百文給了采薇,邊給還邊道:“我把這么多東西帶進宮,可花了不少功夫呢!”

若不是在宮門口盤查的禁衛是他鄰居,這么多東西,他可帶不進來。不過,他靠著幫她們買東西買動東西,也賺了些銀子。要是她們再讓他帶得勤點兒,都能趕上他的俸銀了。

采薇接過剩下的銅錢,笑著沖張侍衛道謝。

大門處的窗口太小,羊毛和棉花從窗口拿不進來,張侍衛便直接從墻外扔了進了冷宮。

采薇把東西拖了回去,將那袋羊毛嫌棄地放在了墻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