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王婕妤皺了皺眉,掃了她們三人一眼道:“跟著我一起吃,你們還吃不飽嗎?管別人作甚?”

三人一聽,頓時便不說話了,跟著王婕妤繼續往宮門口走。

有幾個冷宮妃子,聽見了她們的對話,便將這些話放在了心上。

用過早膳,采薇和徐太嬪他們去取了羊毛和買的東西回來。

回來后,采薇就先把雞給燉上了。然后便與徐太嬪和劉美人一同清洗羊毛,為了騙過徐太嬪她們,采薇還去采了梔子花,用梔子花煮了水,不過在用梔子花煮水的時候,她往鍋里加了兩把洗衣粉在里頭。然后再將煮好的水,倒進了洗羊毛的盆兒里。

徐太嬪搓著羊毛道:“別說,這梔子花的味道還真是香,也只它的香味兒,才能將這羊毛的膻味兒給遮了去。”

搓了幾下后,徐太嬪見起了許多泡沫,便說:“咋還這么多泡沫呢?”

“我加了皂角粉。”采薇忽悠她。

“難怪。”這徐太嬪和劉美人在進冷宮前都沒有自己洗過衣服,進了冷宮后,雖然開始洗衣服了,但是卻沒有用過皂角粉。也不曉得,這皂角粉能起這么多的泡沫,所以采薇這么說,她們便都信了。

雞湯燉了兩刻鐘后,散發出陣陣誘人的香味兒,飄過院墻,被風吹散在冷宮里。

冷宮里的女人們,用完早膳后,或躺在房間里的床上,或坐在廊下,或直接躺在草地上,頹廢而又邋遢,都是生無可戀,卻又不敢死的主兒。

一陣濃郁的香味兒飄來,讓這些才用過早膳沒多久的人,又變得饑腸轆轆去起來。

“什么東西這么香?”躺在黑黢黢的床板上,用筷子松松綰著發的趙昭儀聞著香味兒,從床上爬了起來,走出了散發著霉味兒的屋子。

“你們聞到香味了嗎?”她沖坐在廊下的鄭常在問道。

鄭常在咽著口水點頭:“聞到了,我早上聽林良人她們說,姓徐的和姓劉的可能是在后邊與人做飯吃呢!這還沒有到放飯點兒,就飄出這么一股子香味兒,定然是她們在煮好吃的。”

趙昭儀瞇著的眼睛精光一閃,笑著說:“都是一個冷宮里的,沒理由她們偷偷摸摸的吃好的,咱們卻餓著的,走,咱們一塊兒去瞧瞧。”

這姓徐的和姓劉的也就兩個人,她們再多叫上幾個人,她們兩人也奈何不了她們。再說了,她們兩個也是被家族拋棄的,就算把她們怎么著了,她們的家里人也不會幫她們報仇。

以前這趙昭儀曾經聯合過幾個人去搶那王婕妤的飯食和東西,被王婕妤家里人知道后,去打點了御膳房的人,斷了她們幾個的飯食,還讓內務府斷了她們的碳,那時正好是冬天,她們幾個差點沒被凍死。

此后,她們也再不敢搶那王婕妤的東西。不過,在這冷宮中,像王婕妤這種,都被打入冷宮了,還有家里人護著的,供著的,也就只她一個了。

“好呀!”鄭常在站了起來。

于是二人又去叫了幾個人,流著哈喇子,往后邊去了。

采薇和徐太嬪他們有說有笑的洗著羊毛,不曉得有一大波僵尸,即將來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