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傍晚,晚霞鋪滿整個天空。

霍清漪卻渾身無力地躺在黑暗的房間里。

她蜷縮著身體,巴掌大的小臉,泛著不正常的紅暈。盡管一直在克制自己,呻吟還是忍不住的奪口而出。渾身燥熱的讓她想要扯破一切阻隔。

乘著最后一絲理智,她咬破了舌尖,刺痛使她獲得片刻清明。

她揪緊身下的床單,慢慢的挪到床邊,借著慣性,直接摔倒在地上。

她今天怎樣也要出了這道門,就算爬出去。

只是意識又再次模糊,修長的雙腿,忍不住的互相摩擦。

突然一道女聲透過門縫傳了進來,“劉導還有十分鐘就到了,你要舍不得,那人家就……”

“哎呀,我的小寶貝,我怎么會舍不得。只要我的寶貝沒事。”

那男聲,李思凱。她的男朋友。

電光火石之間,霍清漪什么都明白了,一直未流出來的眼淚,瞬間從眼角滑落。

“寶貝,一會那老色鬼來了,可不要多給他沾了便宜,我吃醋。”

“我在隔壁沐浴等你哈!”

霍清漪心頭只泛惡心,那人是他的寶貝,那她是什么,兩年的戀愛,她沒有做過一絲對不起他的事情,如今他卻為了別人的利益來利用她傷害她,她絕對不能原諒。

淚水瞬間停止,她不停的告誡自己,為這樣的渣男不值得,她要讓他們希望落空,她要脫身。

趁著這股憤怒,霍清漪將脖子上的十字架扯落,狠狠的扎在大腿上。劇烈的疼痛,瞬間讓她有了力氣。

她看了眼沾著血跡的十字架,嘴角扯出一抹輕蔑,“呵,一周年紀念!”說完她毫不留戀的將其垂手掉落在地。

她搖搖擺擺的站起身子,靠在門邊輕聲喘著粗氣。

很快外間沒了聲響,她想他們可能去迎接什么劉導了。

拉開房門,她迅速的掃視了一下,拼盡最后的一絲力氣和清明,沖出了房間。

跌跌撞撞的走在過道上,心中一直祈禱著酒店的服務員快點發現自己。

似乎她的幸運女神今日休息,還沒走出幾步,就被去而復返的兩人看到。

“哎呀,快去追啊!”

李思凱略微愣神后就發力追了過來。

霍清漪的耳中都是他們的驚呼和追趕聲,如果被抓回去,那今天她在劫難逃。情急之下,她直接擰開了身旁的房門。在李思凱追到的時候,她閃身進去,還扣上了門鎖。

門外氣急敗壞的敲門聲和不堪的辱罵。

但是她卻笑了,怎樣都不能讓他們如意。

在她頹廢的靠著門跌坐在地時,一股攝人的氣息撲面而來。

她被那人禁錮在那。

“你現在開門,我放你走。”

霍清漪額前的短發被汗水打濕,貼在臉上,修長的眉下,一雙桃花眼,沒有玩日的笑意,因為藥物眼神迷離,媚態畢現。

“你是要我走嗎?”聲音嬌軟可憐,卻帶著絲絲呻吟和無限誘惑。

顧禎闐忽略了里面的不安和委屈,一把將人撈起,扔向大床。

“我給過你機會。”

在身體碰觸的那一刻,霍清漪渾身驚顫,被結實的胳膊緊摟的那一刻,她仿佛得到了滿足。

壓抑在喉嚨的難耐,再也不用克制,全部釋放出來。

顧禎闐仿佛得到了最后的邀請,體內的藥物也在這一刻徹底發揮了作用。

他滿足了,25年的人生,終于滿足了,仿佛在云端輕踩,全身被霞光籠罩。

霍清漪再次醒來的時候,全身像被車輪碾壓,腰肢更是酸痛無力。

身旁的人依舊在熟睡,紅印遍布的后背,肌肉緊實,腰線明顯,上寬下窄,光是背影就夠讓人垂涎,但她不敢再看下去。一張白俏的小臉滿是緋紅。

她的衣服已經被撕爛,只能拿起他的衣服。黑色的襯衫和西褲被挽了好多道,才勉強合適。

推開門,她看了眼床上的人,輕聲合上。

外面的陽光很刺眼,她的眼睛對著陽光瞬間落下了淚來。

心中安慰自己,最終沒有如了李思凱他們的意,而且還是個帥哥,怎樣她也不虧。

她現在身無分文,沒有手機,還穿著那人的衣服。她決定先回家,洗個澡再買個手機,然后好好想想怎樣懲罰他們。他們沒有得逞,但是不代表她會放過他們。

霍清漪在酒店門口攔了的士往家趕。

到家的時候,家里竟然很熱鬧。

看到李思凱堂而皇之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霍清漪的火氣直接沖到了頭上,一個健步沖了過去。

“啪!”

“你還敢來!”

如果往日她絕對不會如此沖動,但是再見到他,而且還敢上門挑釁,她忍無可忍。

其他人都驚住了。

霍奇棟最先反應過來,拉住她的手,將她狠狠的摔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