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霍清漪毫無防備,額頭磕在了茶幾上。

“你干甚啊?有什么話不能好好說。”于秀麗驚呼著說道,滿臉心疼的將霍清漪扶起。

“清漪,你不要怪父親,也實在是你……過分了。”她頓了頓,滿臉羞澀難堪,“你看你,還穿著男人的衣服。”

原本眾人都沒有發現,經過她的提醒,每個人臉上都五顏六色。

霍奇棟一巴掌就這樣甩了過來,霍清漪的臉瞬間腫了起來。被拉扯的衣領張開,露出里面曖昧的紅印。

“我,我今天就要打死你這不知廉恥勾三搭四的不孝女。”霍奇棟徹底被激怒。不管不顧的劈頭蓋臉的打了過來。

“哎呀,奇棟莫要打壞了孩子。”于秀麗站在一旁,嘴里叫著心疼,可是身體卻避的遠遠的。

還是一旁的霍清鐮實在看不下去,“爸,好了,你也問問妹妹,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霍奇棟最是聽兒子霍清鐮的話,聽到他的聲音,喘著氣坐回沙發上。

霍清漪已是被打的臉上幾個巴掌紅印,嘴角都已經冒著血絲。

她看了眼這屋子里坐著的人,各懷鬼胎。她滿心委屈,滿心厭惡。

“你說,到底怎么回事?”霍奇棟帶著大家長的威嚴。

霍清漪嘴角冷笑,她在外面吃了那么大的虧,回來還被不問青紅皂白的一頓打,心中發冷,滿眼含毒的盯著坐在那看好戲的李思凱。

他知道她家的環境,知道她在家里的處境,計謀沒有得逞就來家里找她麻煩。

“伯父,我看也沒什么好說的了,她這一身行頭不就說明一切。”李思凱故作委屈和傷心的說道。

“我很愛清漪,但是她做了對不起的我的事情,那我也只能忍痛割愛了。”

“清漪,我們分手吧!”

那泫然欲涕、傷心欲絕的樣子,霍清漪看著都覺得想吐。

“好啊,分手!”

霍奇棟和于秀麗都滿臉震驚。

于秀麗更是拉住要上樓的霍清漪,“清漪,分手可不能亂說的,你們這么多年感情。”

“誰允許你說分手的,快給思凱道歉,”霍奇棟站了起來,重重的拍在她的肩膀上,“給我跪下。”

經過這么多事情,還讓她給他跪下,霍清漪滿臉不屑,掙脫開來。

霍清鐮看情況不對勁,趕緊拉住霍奇棟,“爸,爸,算了,妹妹也許有苦衷。”

“什么苦衷?”

霍清鐮語塞,但是看著腰背挺的筆直的妹妹,他還是憋紅了臉,說了一句“爸,我胸口痛!”

“啊!兒子,你咋啦?”于秀麗和霍奇棟很是著急的扶住他。

七歲的時候,霍清鐮被發現心臟病,這么多年一直小心呵護。

李思凱看沒好戲看,拍拍褲腿,站了起來。

“霍叔,上次你說的那個項目,我看還是停一停吧!”

“哎,哎”

不等霍奇棟說話,李思凱已經走了出去。

霍奇棟一拍大腿,罵了句“孽女。”

霍家小富之家,一直想在上一層。如今城南有一個新城項目,這是一個機會。而李思凱的父親已經占得先機,中了一個標段的項目,霍奇棟想著將來兒女親家,分一分羹。

結果現在事黃了。

他看兒子已經沒事,心中氣不過,跑到樓上。

“你給我開門。”

房門被拍的震天響。

霍清漪站在花灑下,絲毫不聞,她已經習慣了,父親的暴脾氣和毒打。

溫熱的水灑在身上,緩解了酸痛和不適。她舒服的嘆了一口濁氣。

結果下一秒水就斷了。

她淡定地裹好浴巾,躺在床上。

睡的迷迷糊糊之間,聽到敲門聲。

“清漪,起來吃點東西。”

她翻了個身,揉了揉頭發,這個家里也就哥對她有點真心了,有時候她都懷疑她是被抱養回來的,不然爸媽對自己怎么那么惡劣。

“哥”她瞇著眼睛打著哈欠開了門。

霍清鐮端著一碗面條,面條上還窩了個糖心蛋。

聞著面香,她才覺得肚子實在餓的厲害。

吸溜了幾口面條,霍清漪滿臉帶笑,一雙桃花眼更是笑眼彎彎。

“哥,真好吃!”

“恩,這是消腫祛瘀的藥膏,一會你自己涂抹點。”

每次她挨揍,他都會攔著父母,然后給她送藥。哥就是這個家里唯一的溫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