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霍清漪和顧禎闐找了個借口離開,剛才還一地狼藉的客廳已經被收拾干凈。king和霍清鐮靠坐在一起。

“上樓。”king沉聲說道。

不過在回來路上,霍清鐮已經想好了說辭。

剛走進臥室,霍清鐮就被king鉗住,一個翻轉,灼熱的氣息撲面而來。

霍清鐮自然地承受他的親熱和憤怒。這一次的確是他的錯。

king發泄完擔憂和憤怒后是一陣陣后怕,如果清鐮不回來,他該怎么辦?這一輩子他都不能承受失去清鐮的痛苦。

所以,他的手越收越緊,他絕對不會放手。

霍清鐮的胸骨被他擠壓得發痛,但是他沒有吱聲,因為知道這一次,king一定害怕了。

“我回來了。”他輕聲說道。

聲音溫柔儒雅,一如初見時的模樣。

king微微一頓,松了手上的力氣。慢慢平復下來。

“現在和我說說你到底去了哪里?”

剛才的那套說辭,他是不會相信的。

霍清鐮知道他不會信,早有準備,“其實我去找我爸媽了。”

這段時間因為霍奇棟和于秀麗知道兒子的對象竟然是個男人。就算是有權有勢的king也不能讓他們滿意。在他們眼中霍清鐮是單傳,霍家的血脈還需要他去傳承。

因為霍奇棟和于秀麗的阻攔,這幾天他和清鐮的確過的有些鬧心,但是他們的意見很重要嗎?他不能明白,清鐮為什么那么在意他們的想法。

霍清鐮繼續說道,“因為他們反對,你對他們有意見,所以我就沒有和你說。”

“那霍清漪怎么說他們回了湘城。”

霍清鐮微微一笑,“原本是這樣,我怕他們回去騷擾清漪,怎么可能輕易讓他們回去。現在勸住了。”

king還要繼續發問,霍清鐮轉了個身,兩人面面相對,“我給他們安排了旅行,他們已經離開。所以我們又恢復到了以前的生活。”

king雙眼一亮,最終清鐮還是選擇了自己。他滿心歡喜。

望著king眼里的神采,低下頭的霍清鐮眸中卻滿是灰白。

花園里,霍清漪和顧禎闐在散步。

“想什么呢?皺著一個眉頭。”

顧禎闐捉住她調皮的手,“你相信你哥哥是迷路了?”

霍清漪一愣,哥哥能夠平安回來,她沒有多想。

“明明說好去機場,怎么又會去了其他地方,還是荒涼之地。手機沒電之前為什么沒有提前告知。”

這都是問題。

霍清漪眉頭微皺,喃喃道,“哥哥有事隱瞞。”

顧禎闐微微頷首。

霍清鐮回來的喜悅瞬間飄散,兩人神色凝重。

會是什么樣的事情,讓哥哥失聯24小時,還要編造一個這樣的謊言。這個謊言是說給自己聽的還是為了安撫king。

原本商量著明天回湘城的霍清漪遲疑了。

顧禎闐拍拍她的腦袋,“不要想了,明天我們直接去問,不就好了。”

霍清漪一拍腦袋,“是啊!”

最終霍清鐮給了霍清漪另外一個答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