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醒來時,被卸下的胳膊已經重新歸位,霍清鐮虛弱不堪,看著陌生的環境,心頭一陣陣刺痛。

“哐當~”房門被推開,撞到墻上又反彈回去。

出現在門口的人讓霍清鐮雙眼一紅,牙關緊咬,雙拳緊握。

“醒了!”這身體素質,真是越發看不上。Leo眼里閃爍著嫌棄和鄙夷。

不想過于狼狽,霍清鐮掙扎地想要起身。

Leo嘴角斜勾,伸手一推,半撐起的身體就倒了下去。隨即他俯身而下,雙手將霍清鐮固定在那。

突如其來被推倒,霍清鐮很是憤怒,再被以這樣一種曖昧的姿勢禁錮,他緊咬著的嘴唇,冒出一串血珠。

leo嘴角帶著淡漠的冷笑,抬起一只手,想要撫上那抹血紅。

“啪”的一聲。

霍清鐮出手揮了過來,沒有傷到Leo毫發,手腕被他緊緊捏住。

抬腳就踹,Leo一個側翻,穩穩壓住了他踹過來的腿。

知道打不過,但是霍清鐮發了瘋一般,不管不顧起來。手腳被困,就用頭去撞,再不行就發狠了咬。

沒想到霍清鐮會發瘋,leo一時不察,被咬住了肩頭。他胳膊緊繃,一掌劈在霍清鐮的臉上。

牙齦出血,臉頰脹痛。霍清鐮趴伏在地,劇烈喘息,剛才的打斗已經消耗他太多體能。

呼吸的動作越來越快,胸腔起伏的也越來越劇烈,可是吸進肺部的氧氣完全不夠心臟的運轉,他猶如一條跳上岸瀕臨死亡的魚。

擦掉肩膀上被咬出的血,Leo察覺到了他的異常,“霍清鐮,霍清鐮。”連叫數聲,對方一臉痛苦,沒有反應。

想到霍清鐮的身體,已經胸腔里的那顆心臟,Leo神色一凜,將人打橫抱起。急急喊道,“醫生,醫生。”

懷里的人已經停止呼吸的動作,臉色青白一片,突然,沒來由的慌張,游戲還沒有真正開始,他還不能死。

leo腳下的步伐快了很多。

好在家庭醫生的住所緊靠著,很快對霍清鐮進行搶救。

“他死的掉嗎?”Leo雙手插兜冷聲問道。這場游戲還沒有開始,他不允許霍清鐮中途退出。

醫生畢恭畢敬站著,“霍先生暫時沒有大礙,他的那顆心臟本就脆弱,如果過多刺激......”接下去的話,醫生沒有說,但是不言而喻。

如果在這么折騰下去,這條命就要報廢。

霍清鐮的生死,leo不在意,但是現在,他不允許。

太陽落山,黑夜降臨。

霍清鐮在藥物的驅使下,醒轉過來,這一次,他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眼皮動了幾下,又陷入一片黑暗里。

他在黑暗里苦苦掙扎,一會是霍奇棟的凄厲叫聲,一會是于秀麗的痛哭。他心如刀絞,想要沖到他們身邊,安慰上幾句。可是深陷泥潭一般,絲毫動彈不得。

坐在椅子上,架著腿的leo搖晃了幾下紅酒杯,一口飲盡。

“醒了。”冰冷的聲音。

閉著眼睛的霍清鐮瞬間警醒起來,眼睛睜不開,可是神智卻異常清醒。

“如果不想游戲結束太快,你就給我老實地保住這條命。如果你死了。我想他們也一定不會茍活。至于如何處置,我想試試十大酷法。”

聲音平淡,口氣隨意,卻讓霍清鐮不寒而栗。

不,不。他在嘶吼,緊閉的嘴唇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下一秒臉上一痛,他的臉被捏的變了形狀。

“不要給我裝死。這是最后一次。”冷冷的警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