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Leo手持手機往后退了一步,優哉游哉地說道,“據說這是你妹妹的另一個孩子,這男人是她的情人。”

“你無恥。”沒想到自己尋求多年都未能找到的人,就在leo的手上。

“我無恥,抓這對父子,可廢了我不少人。”leo想到損失的那些人,眉頭皺了一下,但是聲音依舊輕快,“如果不是為了你,我也不費這勁。你看這交易是不是很值。”

霍清鐮滿臉漲紅,額角青筋暴起,如果手上有槍,他絕對會給眼前的人來一槍。

“這么生氣做什么?你不是在找他們,我也是幫你。”Leo說著執起霍清鐮的手,“如果這還不滿意,我也可以幫你們兄妹團圓。聽說你很愛這個妹妹的。他們的一雙兒女也很可愛。”

“啪!”血氣翻涌,霍清鐮抽出手就甩了出去。“無恥。”

leo舌尖頂了頂挨打的臉頰,抬手反擊,巴掌揮出,拳腳也立刻襲了過來。

霍清鐮被打翻在地。leo立刻欺身上前,雙腿固定住他的身體,直接拉扯起來。

恥辱油然而生。霍清鐮的手被他鉗制,想要抬腳又被壓著,他恨不得咬舌自盡。

“一副女人模樣。”Leo還是松了手,起身。

他要的不是霍清鐮,而是心甘情愿的霍清鐮。到時候才能更好的讓哥哥心死,明白這一輩子,只有自己才會永遠陪在哥哥身邊,永遠不會背叛他。

“我最后問一次。一晚,五條人命。”聲音已經冷到極致,他所有的耐心全部喪失。如果不是為了哥哥,他早就將霍清鐮扔進人堆里。

霍清鐮喘著粗氣,雙目怒瞪。

“叮鈴,叮鈴~”一陣悅耳的鈴聲打破了劍拔弩張的氣氛。

Leo一抬眉,心跳了下。

“去接。”

霍清鐮顫抖著手,拿起手機,看了Leo一眼。努力平復聲音,“king。”

“你去哪了?怎么這么久還沒回來。”忙了一天,回家結果被告知霍先生還沒回來。king立刻撥通了電話。

這一天,仿佛經歷了半個世紀,聽到熟悉的聲音,霍清鐮有些哽咽。但是身旁坐著虎視眈眈的Leo,他的手指點著霍奇棟和于秀麗被捆綁的畫面。

霍清鐮收起所有悲傷和痛,“我一會回去。”

“我來接你。”

“不,不用。我和leo在一起。他會送我。”霍清鐮冷靜下來。

從小到大,他就明白一個道理,想要完成一件事情,如果自己做不到,那就去尋求幫助。所以現在他想要尋求king的幫助。

這樣的情況下,他會如此心平氣和的說話,還直接讓自己送他回去。Leo有些驚訝,撇撇嘴角。

回去的車上。Leo輕聲警告,“別想著動你的壞心思。”

霍清鐮面無表情,閉著眼睛,沒有作出任何回應。

到家了,車子停在偌大的停車場上,leo再次出聲警告,“別想著耍花樣,老老實實服從我。”

一直緊閉著雙眼,老僧入定的霍清鐮睜開了眼睛,慢慢開口,“你怕了?!”

Leo微頓,身子往后靠了些,臉上是無謂的表情,輕嗤,“我會怕。我怕什么?”

“怕我告訴king。”斬釘截鐵。

一個俯身,Leo的手捏住了霍清鐮的下巴,“你可以去試試。”

他們剛下車,king就走了過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