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霍清鐮掙扎著去看了霍奇棟和于秀麗的遺體。

遺體殘破不堪,面目全非,需要努力辨認才能認出。發現遺體地方距離leo的那個據點只有一公里。

應該是leo看到霍清鐮單槍匹馬過去的時候,他就轉移了這幾人。

沒想到只是幾日未見,再見父母已經身死,還是這樣慘厲的死法。壓抑在喉嚨間的怒意和憤懣噴涌而出,“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霍清鐮直接拔走身旁黑衣人的槍,紅著眼往外沖,他要去找leo報仇,他要殺了他。

king猜到會是這樣的結局,任誰看到自己的父母被殘忍殺害,落個死無全尸,都不能冷靜。他沒有阻攔,而是緊緊跟在身后護著。

站在一旁的兜兜有些無措,好在眼前出現熟悉的人影。

顧禎闐出現了。

看到舉著槍,瘋魔了一般的霍清鐮,顧禎闐眼皮直跳,心里閃過不好的念頭。他還沒問出聲,兜兜跑了過來。

有些別扭,但還是打了招呼,“你來了。”

看到多年未見的兒子,從小奶娃長成了小小男子漢,剎那間,熱淚盈眶。顧禎闐知道此時不是敘舊的時候。

“這是?”

兜兜指了指那敞開的大門,“舅舅的爸媽被害死了。”

顧禎闐瞳孔一縮,眼睛順著兜兜指的方向望去。看到躺在那的兩具尸體,他明白了霍清鐮的瘋狂,如果是他,也會提槍追殺兇手,哪怕天涯海角。

不過他還有一個念頭,原本想要瞞著清漪,但是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他還是選擇如實相告。

霍清漪正在片場,接到顧禎闐的電話,還被其他人打趣了一下。

“禎闐,怎么了?”這個時候,他應該在上班。

顧禎闐清了清嗓子,聲音有些沉重,“清漪,接下來我要說的事情,聽完后,你要冷靜。”

原本還掛著笑的霍清漪瞬間屏住了呼吸,臉上肌肉緊繃起來,“你說。”

“Leo抓了霍奇棟和于秀麗,還有顧禎銘和兜兜。”

“他不是king的弟弟,為什么要抓他們?難道是搶奪權利?哦,你說什么?他抓了兜兜!”霍清漪震驚出聲。

接下來顧禎闐的話將她徹底定在那。

她的耳朵還貼著手機,可是世界卻分外安靜,只剩下顧禎闐的聲音。

“兜兜被救,霍奇棟和于秀麗被害。”

霍奇棟和于秀麗死了。自己愛過,求過,恨過,無謂過的人死了。

不是應該無所謂,只是當做陌生人,為什么一顆心有點涼也有點痛。

“清漪,你沒事吧?”顧禎闐的聲音再次傳來。

消失的聲音再次回到霍清漪的耳朵里,身邊都是稀稀朗朗的人群,她抹了一把臉,一片眼淚。

“我沒事,只是,有些突然和意外。”她想過很多結局,但是沒想過他們會是這樣慘死的結局。

而且這一切似乎有些不能理解的地方。Leo如果要抓權,可以和king火拼,耍盡手段。如果要抓人威脅,為什么抓寫邊緣人物。如果說霍奇棟和于秀麗還有些作用,那兜兜和顧禎銘根本就是無關人士,為什么也要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