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到是是為什么?

一時間腦袋里有東西炸裂,她按著腦袋,頭痛不已。

李沐蕾注意到這邊,立刻跑了過來,“清漪姐,你怎么了,不舒服嗎?”

霍清漪已經聽不見她的聲音,仿佛又回到了失去兜兜,失去孩子的那一天。色彩全部退散,整個世界都是一片混沌。

得不到回應,李沐蕾嚇了一跳,立刻叫了其他工作人員。大家看著霍清漪的狀態紛紛一驚,趕緊送往醫院。

去醫院的路上,霍清漪終于清醒過來,她拍了拍腦袋,“我沒事,只是聽到一個噩耗,一時間受不住。”

李沐蕾緊張地望著她。

慕乘風一臉嚴肅,“噩耗,顧禎闐出事了?”

霍清漪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最后輕聲說道,“我爸媽死了。”

慕乘風和李沐蕾俱是吸了一口氣。不過之前也有所耳聞,那對夫妻偏心到家,對清漪根本不好,不配做清漪的父母。只是現在人死如燈滅。都不在說話。

霍清漪不敢耽誤,“去機場,我要最快的航班。”她不想想到他們,沒有多說。

慕乘風和李沐蕾認為她失去雙親,心情悲傷,也不敢多問。

路上,霍清漪撥通了霍繁岳的電話,“岳岳,我們要去舅舅那。你和星星收拾一下,立刻出發。我和教官打了招呼,也安排人去接你們。”

霍繁岳一愣,“媽咪,出什么事了?”

“一時半會說不清,你們到了就知道了。”又怕孩子們擔心,霍清漪繼續說道,“不是什么大事。舅舅想你們了。”

這話霍繁岳一點都不信,舅舅想他們,完全可以等夏令營結束后再過去團聚,何必現在火急火燎地趕過去。

想到最近自己得到的消息,霍繁岳的眉頭皺了起來,他知道一定出大事了。

霍清漪和孩子們下了飛機,顧禎闐已經在那等候多時。

當霍清漪看到他身旁站著的孩子,眼眶瞬間潮涌,盡管多年未見,母子情分淺薄,但是她一眼就認出了,眼前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兒子,兜兜。

兜兜看著站在那噙滿淚水的女人,酷酷的小臉,皺了起來。她是他的媽咪。

跟隨爹地生活,看到別的孩子有媽咪陪伴,他也會羨慕,也會想念媽咪,幻想媽咪在身邊時自己得多么得快樂。可是他知道自己選擇爹地就要放棄媽咪。這是他的選擇,他是男子漢,所以從不后悔。

可是看著她,他好想能抱一抱媽咪,聞一聞媽咪的味道。

下一秒,他的愿望就實現了。

霍清漪沖了過去,直接將他抱在了懷里,仿佛用盡了畢生的力氣。

兜兜的胳膊被勒痛,但是他沒有說出來,他很珍惜這一刻。

霍繁星和霍繁岳注目著眼前的一幕,又打量著眼前的弟弟,原來他已經這么高了。

霍繁岳想到手上的人,眼眸微轉,也許這一次,他們一家就能夠團圓了。

“我們還是盡快回去,這里也不一定安全。”顧禎闐開口說道。leo還在逃,手上的勢力也沒有被瓦解。萬一就躲在暗處,他們幾人就要遭殃。

霍清漪趕緊擦掉臉上的淚,雙手捧著兜兜的小臉,又哭又笑,“是的,我們快點離開。”她再也不想兜兜離開自己的身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