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魔怔的霍清鐮被打了鎮定劑,此時終于安靜下來。

霍清漪坐在床邊,輕輕掃過哥哥的臉頰,瘦了也憔悴了。霍奇棟和于秀麗的死對哥哥而言絕對是一場重大的打擊。

看完哥哥,霍清漪起身,“帶我去看看他們吧!”

king微微頷首,起身帶著他們去拜祭霍奇棟和于秀麗。

偌大的房間,已經布置成了靈堂的模樣。

入殮師給霍奇棟和于秀麗收拾齊整,那些殘缺和恐怖都被小心翼翼掩藏起來。

霍清漪和顧禎闐帶著孩子們齊齊站好,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上香。

看著躺下那的人,霍清漪的神情肅冷。

往日的一幕幕在腦中不斷回放。

醫院的走廊上,“這死丫頭還沒過來,過來了就帶回去,按照計劃行事。”

她死死捂著嘴巴,眼淚鼻涕糊滿了臉。他們說出的話猶如毒刺根根扎進她的心里。

再到后來,她的反抗,換來的是霍奇棟更猛烈的攻擊。

“我告訴你,當初生你就是為了你哥,如果不是為了你哥,你以為還會讓你那浪蕩的媽生下你。”

“就當報答我們養育你二十年,將你心臟獻給你哥,而且你哥對你那么好,你怎么忍心讓他離開。

一幕幕,如今回想起來,還是會心疼。可是夢回百遍,心硬了人也堅強了。

再次相遇,以為會各不相干云淡風輕,結果卻是一次又一次的一地雞毛。發展到后來,他們將自己堵在醫院,隨意打罵。

自己已經長大,不再是小時候可以任他們打罵的手無縛雞之力的孩子。想過報復,可是最后都看在養育之恩,哥哥的面子上。不再計較。

上次哥哥想要撮合他們之間的關系,她拒絕了。以為以后就是橋歸橋路歸路,沒想到再次相見,他們躺在了這。

一滴淚落下。

半輩子的苦澀隨著這滴淚水煙消云散。

顧禎闐領著孩子們離開,獨留霍清漪一人緬懷過去。

看著已經燒了一半的香,她重新抽出三根點燃,插上。

“如果有下輩子我們再也不要相遇。我不做你們女兒,你們也不做我爸媽。”

“爸媽,一路走好。”

人死燈滅,所有過往也無從追究。放過他們,放過自己。

她也希望哥哥能放過自己,從新振作起來。

霍清漪走出靈堂,就聽到兜兜奶聲奶氣的祈求,“我爹地怎么辦?你們快去救救他。”

霍繁星一皺眉,她可還記得顧禎銘做下的那些壞事,插著腰,氣勢十足,“顧禎銘才不是你爹地。你的爹地是顧禎闐。我們的爹地才是你的爹地。你,認賊作父!”

這話一出,兜兜收起了祈求的小眼神,雙手緊握,渾身冒起一股殺氣,“我才沒有認賊作父。顧禎銘就是我爹地。”

說完,他望了眼顧禎闐和霍清漪,“你們是不是不幫我救爹地?”

還未等顧禎闐和霍清漪回答,他已經氣呼呼地跑走。他們要去追,已經看不到小家伙的人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